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真被狗咬了!
    吃醋?

    “本王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本王只是在生气我这个女同学跟班上一个男同学好上了。”魔刹瞥了她一眼,坚决不承认自己是吃醋了。

    吃醋,这种她要他相信她情绪怎么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他不过就是生气了巫丹也一同前往,气她不将自己的事情放在心上。对,就是这个样子的。<你怎么能找到我?”“哦br />
    司马幽月看到他还强调似的点了点头,心里的气一下子就消了。

    “魔王殿下,我知道,你没有吃醋,你只是生气,在借用生气的幌子来掩饰你吃醋。”她笑眯眯的看着他说。

    “你胡说!”

    “我哪里胡说了。一会儿他的头脑中又出现母亲芳草萋萋的坟墓”司马幽月说,“你每次说本王的时候,都是在掩饰。”
    “胡扯。”魔刹将脸撇到一边。

    “吃醋了就吃醋了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司马幽月伸手去戳他的灵魂,虽然只能穿过去,“我这么聪明可爱美丽睿智,喜欢我也是正常的。”

    “谁会喜欢你,实力这么低,长虽然过得她等一下去,可是这性子一点都不好。比起别的女人,你还少了妩媚和诱惑。汽车要走一个半小.时”魔刹看她将手戳到自己的心脏的位置,感觉怪怪的,好像她真的抓住了自己的心一般。

    司马幽月不高兴了,继续戳戳戳。“这么说,你以前很多女人了?优雅的有几个?高冷的有几个?妩媚的有几个?可爱的有几个?你是不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风流成性的花花公子一天换两个?也是,你是魔王,身边自然会有很多女人,我又算什么,怎么可能让阅遍天下美女的你吃醋。果然是我想多了……”
    <母亲就会把我拉到猪圈巷子里br />她越想越是这么一回事,心里突然有些失落,说到后面自嘲的笑了。

    魔刹看她刚才还笑嘻嘻的,转眼就一脸失落受伤的样子,搞不懂为什么。

    想不通原因,但是他不想看到她这个样子,一老王他们的村子叫镇风村看到她这样,他就觉得自己的心空了。

    心里越着急,他就越不知道做什么,看到她收回自己的手,下意识凝实身体,一把可不就是俺家大闺女抓住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绕过她的脖子,制止住她想后退的身体,然后……狠狠的吻了上去。

    “唔——”

    司马幽月瞬间瞪大了眼睛。

    又是强吻!

    魔刹并不知道怎么亲吻,只是本能的咬她柔软的唇。唇与唇之间的甜美触感让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都要化掉一般。

    可是司马幽月却不舒服了……嘴唇好疼!

    这家伙是属狗的吗?嘴唇估计都被以为他们是办自己的事去了他咬破了!

    她想推开他,可是魔刹却以为她不愿意,反而加重了力量控制她,嘴上也更加的霸道。

    一个越是想推开,一个就越是控制得紧。一个越控制得紧,一个就越想推开。两人就这么一直较劲儿着,都忘了这是在亲吻。

    这是魔刹第一次全身凝实,也是司马幽月第一次感觉到他的怀抱。可惜,她没有心情去感受他的怀抱是不是温暖,他的身体是不是孔武有力。她所有的注意力都用在了反抗上面了。

    全身凝实需要的力量是巨大的,魔刹不过凝实了几分钟,就力量不支,重新化成了灵魂。

    加注在身上的力量陡然消失,司马幽月差点因为用力过猛倒在地上。好在她快速反应过来,后跨了几步,消去了这力量。

    “你是属狗的吗?!”她一站稳,就朝他吼去。

    伸手一摸嘴唇河边的冰,果然流血了。

    魔刹看到她嘴唇被自己咬破了,又红又肿,心里之前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嘴角勾起魅惑的笑容。

    “还笑!”司马幽月瞪着他,继”这也是个麻烦事续吼:“你这又是在发什么疯?好好的你咬我做什么?!”

    “吻。”魔刹纠正她的用词。

    “去你爷爷的吻,谁的吻是这个样子的?吻是轻柔缠绵的,你这是咬!——不对,我跟你说这个做什么!谁他么让你碰我了!你这个大种马!”司马幽月气愤的骂道。

    跟着司马幽月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她说的大种马是什么意思,他剑眉紧蹙,表情认真的说:“我不是大种马。”

    “哼,谁信你!”司马幽月才不相信,拿出药膏和小镜子,对着镜子给自己上药。

    又是强吻,又是强吻,这是第几次强吻了?她握着手里的玉瓶,告诉自己不要气不要气。可是看到镜子里红肿的唇,啪的一声,玉瓶碎了。

    扔掉手里的碎渣,她又拿出一瓶药膏,打算上药。

    以前被强吻的时候,不过是四唇相接,并没有像这个样子。那时候自己就想,不就是强吻么,就当是被狗咬了。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强吻真的可以是被!狗!咬!了!

    这么想着,药还没涂抹好,玉瓶又碎了。

    扔掉碎渣,再来一瓶!

    魔刹飘过她说来,凝出双手,从她手里拿过玉佩,勾了药膏,无视她那双杀人的眼,轻柔的给她上药。

    “我没有过女人。”他上好药,抚摸着她柔软的唇瓣,说,“我没有过女人,也没接触过一路上也累了女人,更没亲吻过女人。你是第一个。”

    “哼!”司马幽月拍掉他的手,不理他。

    这点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就他那拙劣的吻技,亲吻能变成狗咬,能有过女人才怪!

    可是她现在生气的点已经不是他有没有过女人了,而是这家伙居然又强吻她!

    她讨厌被强吻!

    魔刹通过契约感觉到她心里的怒火和她生气的原因,他将玉瓶放到她手里,说:“你要是气我这个,我可以让你强吻回来,我不介他们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我只能加1万意的。”

    强吻回来??不介意?

    “去你二韩丁拙于辞令地又说了些宽慰的话大爷的!谁要强吻你了!你不介意我介意!”她低吼,一巴掌呼过去,却只是从他脑袋横扫过去。

    “我给你强吻我的机会,你要是想强吻回来的话,这个机会终身有效。”魔刹很认真的说。

    司马幽月一巴掌又想甩过去,可是看到他认真的眼神,她又停下了。

    他是认真的!他是认真的!他是认真的!

    这么调情的话,他居然可以这么严肃认真地说出来!

    她真是败给这个家她的喘息积蓄在口罩里伙了!

    她想给他两拳,可是他现在是灵魂状态,打也打不到。可是不揍他一顿,她心里的火气难消。

    忍了又忍,忍不住再忍,终于将火气全部压了下去,然后去了炼丹房,给自己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不就是强吻么,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