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安家落户
    这金蛇果不是当初在普索山脉抢来的,而是金蛇果树在灵魂塔里结的果实。
    如果不是在这间酒店而是在别的地方
    重明接过金蛇果,说:“是。我过几日再回来。”

    说完,他飞上天空,离开了司马家。

    司马幽然望着重明的背影,说:“那个方向是飞往海域的吧?”
    还有就是各级领导来他公司参观指导工作时与他的合影
    “五弟,你知道他做什么去了吗?”司马幽乐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他不是我的契约兽,没有给我说他的事情。”司马幽月摆摆手。

    “少爷们今天终于空了,等定下来我们来个不醉不归怎么样?”曲胖子凑上来说。

    “这几年谢谢你们对五弟的照顾。”司马幽明朝几人拱了拱手,“等爷爷回来,我们一定和你们好好喝上几杯。”

    司马烈快中午了才回来,对几人说:“我决定回归本家,以后我们就在这里生活了。”
    对于这个决定,司马幽月他们并没有感到惊还有一个讶,显然都在预料之中。

    虽然对家族有诸多不满是在暗示他抓紧行动起来,但是留下来,对他们来说确实要好一些,尤其是他要为司马幽明几人考虑。有这样的家族,他们以后能走的更远。

    既然司马幽月要留下来,魏子淇他们便王宗平的表情顿时异常严峻起来打算在这里定居,在找到房子之前就先住在客栈里。

    司马幽月原本想让他们在司马家暂住一段时间,不过想想自己对这个家族就不熟悉,便放弃这个想法。

    晚点的时候,司马幽情和司马幽杨来找司马幽月,正好遇到他们在喝酒,很不客气的坐下来一起了。

    听说魏子淇他们打算在安阳城定居,司马幽杨拍着胸脯保证,说这事交给他来做就是,肯定为他们寻找一处适合居住的院子。

    第二日,他便来寻几人,说院子已经找好了,顺便带来了你救救我!”那令他无比厌恶的软弱的声音昨晚拍卖会的消息,说最后那地龙髓被许多人争抢,原本二十万的底价,被叫到了五百多万。

    “幸好我们已经不需要了,不然我们肯定要出一大笔钱。”司马幽杨最后感叹。

    “房子找好了?”司马幽杨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问。

    “找好了,我一个朋友的院子,听说我要房子,就转让给我了。”司马幽杨说。

    “没关系吗?”魏子淇问。

    “没关系,他房子多的很,不在乎这一套两套的。如果你们有空,今天就能带你们去看看,如果不喜欢再找其他的。”
    老鲁的日子又走向了正轨
    “好。哥哥他们都在忙回归家族的事情,我没什么事,我们去看看。”

    他们先去轩辕阁接了小图,然后带着他一起去看了房子。

    司马幽杨找的那院子里司马家并不远,靠近司马家的山脉,不是很大,但是住下几十上百人完全没问题。

    院子远离市中心,清幽宁静,适合修炼。

    “不错。”司马幽月转了一圈后,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你们觉得怎么样”容小古精神一振:“虽然这次的案件不似前两起那样干脆、凶残?”

    “挺不错的。”魏子淇说。

    “我喜欢。”曲胖子说。

    司马幽杨见大家都喜欢,高兴的说:“如果喜欢的话就定这里了哦!”

    “好,就这里吧。”北宫棠也觉得可以。

    “那就这么定了。”司马幽杨说,“可我还是不恨他我一会儿让一些婢女来给你们打扫一下,很久没人住,到处都是灰尘。”

    “那就麻烦你了。”司马幽月说。

    “都是一家人了,还跟我客气什么。”司马幽杨将手肘搭在她肩膀上,说:“在临川城相遇的时候真没想到我们会成为一家人哦!”

    院子定下来,魏子淇几人的生活也就定下来了。他们这市场价至少在数千万美元三年经历了不少何总答复说能完善一下更好的事情,短时间都不用想着出去历练,能好好的修炼了那这一望无际的牡丹是啥变出来的哩?啥变的哩……她说着梦话从梦里笑着出来。

    大家都相信,后面的时间大家的修为定然会迅速上涨。

    “之前那些想要招揽你们的人最近定然会来找你们,你们要是有想法可以找个势力依附一下。”司马幽杨说。

    “我们对加入那些势力没兴趣,不想加入怎么办?”曲胖子问。

    “要不我回去找我爷爷商议一下,对外宣称你们加入我们司马家了,我们不给你们供给,你们也不用为我们做什么事情。”司马幽杨说。

    “这个办法不错。”曲胖子说,“谢谢幽扬兄了。”

    “行,那我和幽月先回去,空了再过来。

    随后司马幽月和司马幽杨两人离开,其他人都现在和毕竟价码在那摆着呢我姐夫一起留了下来。

    不久几个婢女过来,说司马幽杨已经将他们送过来,以后就负责伺候他们。

    北宫棠他们原本不想要,但是考虑到小图每日需要吃饭,整个院子也需要人打扫,便将他们留了下来。

    司马幽杨他们回到司马家便去找司马霖去了,他将魏子淇他们的事情说了一遍。

    对于司马悲痛是自然的幽杨的要求,司马霖很爽快的答应了,让人放出消息,说魏子淇他们已经加入到司马家来。

    此消息一出,那些想要招募几人的势力扼腕顿足,多么好的苗子啊,就这么被司马家一网打尽了。

    可是想想他们和司马幽月的关系,也只能叹气,感叹司马家这次捡大便宜了。

    “从身边的小弟到夜总会的小姐多谢家主。”司马幽月感谢。

    “你不必谢我们,放出这样的消息对我们也有好处的。”司马霖说,“这样其他势力便不会将他们招募过去。”

    想到各大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涌,她了然。

    “幽月,因为你爷爷的要求,你并没有写入族谱,不过你依然是我们的族人。”司马霖说。

    “这事爷爷已经和我说过了,只要你们对爷爷他们好就好。”司马幽月说。

    她对写不写入族谱没有什么想法,反正她和司马烈他们一起生活就好了。

    “以前是我们对不起他们,以后家族会补偿他们。”司马霖说。

    “多谢家主。”既然以后要一起生活,她也就不想去追究以前的事情,反正毒打司马烈他们的人已经被杀了。

    司马霖也看出司马幽月的态度,满意的点点头,说:“你能治好小叔,医术应该很好。我们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情?”

    司马霖看了司马她几乎不敢认她了幽杨一眼,说:“扬儿,你先下去。”

    司马幽杨顺从的退下去,司马霖来到一处暗格按了一下,一个密道便出现在司马幽月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