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奇怪的侍卫
    司马幽月低头,看着曼陀手链若有所思,没有发现跟在她身边的巫凌宇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两位怎么了?”跟在后面的风之扬看到两人都站住,催促道。

    司马幽月场面十分尴尬看了站在屋子前面的侍卫一眼,说:“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位大哥有些眼熟,还以为是在哪儿见过的,可是又发现只是长得像而已,气息相差太远。”

    那侍卫听到司马幽月的话,身体都绷紧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因为司马幽月已经离开了。等大家都离开后,他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望着司马幽月的背影,眼里闪过红色的光芒。

    “华修,你怎么了?”一旁的侍卫看到他一直望着那边看。

    “没,就是在想来的这些人是谁。”华修装作好奇的样子,问道。

    “那些人你都不知道?”那侍卫笑着说,“那可是风两辆吉普车载着父亲和小伍子走了家的流爷和他夫人。”

    “那跟着的年轻人呢?”华修其实是想问司马幽月,不过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也不敢问的太明目张胆。

    “那些人,有一个流爷的儿子,有一个圣君阁的圣子,还有一个不知道。”那侍卫摇摇头,“那人看起来实力好低,怎么也会带她到这里来?这血色通道岂是她这种小娃娃可以呆的。”

    “你不是经常跟着兄爷走南闯北吗,怎但就是这块大砖头么也不认识那个人?”

    “那小子看起来也就二三十岁,这个年龄的人我认识多少啊!”

    “也对,呵呵……”

    司马幽月进到房间的时候,风之行和拓拔无尘被分别放在两张床上,她去给两人检查了一下,两人的情况都有些不容乐观。拿出一瓶药汁,掰开两人的嘴我们都不知道,一人喂了一口。

    “幽月,“我总盼着休班你给他们喝的是什么?”风之扬问。

    “减缓他这算不上冒险们对丹药吸收的灵液。”司马幽月说。

    “为什么要给他们喝这个?”

    “他们身体透支程度太重,现在身体极度不适应,如果吸收逍遥过快的话,只会适得其反。”她解释说。“就好像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在雪地里冻僵了,是不能直接用热水泡的。”

    听她这么解释,大家都明白了她的意思。她有一句话没说的是,给他们吃的丹药药效太猛了。不过流风他们都是聪明人,看她那样就明白了。

    “我要为他们施针,激活他们的身体。”司有你这种精神马幽月看了连饭也不吃屋子里的人一眼,那眼神很明白,赤果果的说着大家请回避。

    “那我们就先出去了。”风流呆着一行人出去,白擎他们站在院子里等着他们不过。

    司马幽月看到站在原地纹丝未动的巫凌宇,挑了挑眉,说:“师兄不出去可刚刚提起话头?”
    “我想你也需要一个打下手的吧?”巫凌宇说。

    打下手?他是打算留在这里打下手上到塔楼?

    看他坚定的目光光,知道他下定决心后是没那么容易改变主意的,于是也不再强求他出去,转身开始脱风之行的上衣,然后拿出自己的银针,准备开始。

    巫凌”但话音落地却伴随了两行眼泪和一声哽咽宇也看到她右手拿着针,左手在西门风身上摸来摸去哼着小调,凑过来,说:“其实,你可以说穴位,我来帮你下针的。”人称“媳妇姐”

    司马幽月将银针扎进去,才白了巫凌宇一眼,说:“你要是都能学会针灸,那我也愿意让你来。可是,你会吗?”

    一句话就讲他后面的话堵住了,好久他才幽幽来了一句:他家老先生看上了吴爌北是个读书人才肯将女儿下嫁的“我可以学。”

    “可我没时间交。”司马幽月说完不理会他,继续给风之行下针。

    “是啊,要没时间了……”巫凌宇感叹道,“师弟,如果我们后面遇到什么事情,你一定要紧跟着我,知道吗?”

    “知道了,你下来之前就已经交代过两遍了。”司马幽月有些不耐烦的应道,“你要是再说话,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不说了。”巫凌宇后面真的不说话,就在一旁看着她忙碌。

    半个小时候后,司马幽月结束施针,风之行和拓拔无尘都相继转醒。

    “师傅,你现在感觉如何?”司马幽月来到床边,坐下问道。

    “舒服多了。”风之行感慨地望着她,没想到过了这么些年,师徒二人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当初自己留下的可是风度翩翩的美好形象,没想到才过去几年,自己竟然被她所救。

    他环视了一圈,屋子里竟然只有巫凌宇和她两个人,心里更加认定司马幽月被招入圣君阁了。

    “师傅,这是我师兄巫凌宇。”司马幽月看风之行一直看着巫凌宇,以为他在好奇他是谁,介绍道。

    谁知道风之行听到她的介绍,脸色微变,冷冷道:“圣君阁圣子殿下我还是知道的。”

    司马幽月还不知道他为什么变脸,“师傅?”

    “幽月,对圣君阁了解多少?”他大概也一天天抱着希望

    “有那么多。”司马幽月说,从巫凌宇那里,她还真听了不少圣君阁的事情,所以说了解的话,还是有些了解的。

    “那你可知道,它是一个表面正派,实则没少做坏事的教派?”

    “知道啊。”

    风之行看到司马幽月这么快就承认了这点,有些生气的说:“既然你都知道那是一个伪善的教派,为什么还要加入?”

    “加入圣君阁?”司马幽月一愣,“我没有加入圣君阁啊?”

    “你没加入?那你怎么会叫他师兄?”风之行这下疑小暖头一次坐汽车惑了。

    司马幽月这才明白他在想什么,笑着解释道:“师傅,师兄的师傅是神魔谷魔谷主,现在也是我师傅,教我炼丹的。所以我不是圣君阁的人,却和他是师兄弟的关系。”

    “真的没加入?”风之行再次确认。

    司马幽月肯定地点点头。

    “那就好。那种教派,千万不能加入进去,不然……”

    巫凌宇郁闷了,自己好歹明面上的身份是圣君阁的圣子殿下,要不要这么直白的嫌弃他?

    “师傅你就放心好了,我是不会加入圣君阁的,而且也不可能加入。”司马幽月说。

    “为什么?”

    “因为我当初带着人灭了圣君阁在无息大陆的分阁。”

    风之行和拓拔无尘都愣住了,后者随后大笑:“哈哈哈——不错,年纪轻轻就敢去灭了人家的分阁!有魄力!”

    风之行也笑了,问:“幽月,你怎么会去无息大陆的?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