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堪比少年甘罗
    郑勋睿前脚离开,刘宗周就拿起了文章,粗略的看起来了。

    作为明朝的大儒,刘宗周对儒学的研究是非常深入的,也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望向其背的,这一次出了这个考题,说起来是不简单的,毕竟接受慎独和专门学习过慎独观点的学子不是太多,尽管说有些人也是在学选一个习,但没有深入进去,最终表达出来的,还是全套儒家的思想,刘宗周不能够说人家是弄错了,毕竟他也是从儒学之中提炼出来的慎独思想,但对于这样的认识,他感觉到失望。

    郑勋睿落笔的时间太早了。

    儒学博大精深,自古至今,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学透了,刘宗周潜心研究,还有一个人总结提炼出来慎独的观点,也需要不断的完善。

    所以对于郑勋睿过早的完成了文章,刘宗周略微表现出来失望,当然他对郑勋睿在县试写出来的文章,还是很赞赏的,十五岁的年轻人能够写出来那样的文章,很不错了。

    看的时候,刘宗周不是很在意,而且他也发现了,文章不是很长,大约在两千字左右,刚刚符合规矩,字倒是写得”冷鸿海爽朗地笑了:“欧董做事就是让我喜欢不错,看上去起伏有序,很是舒服。

    慢慢的,刘宗周的脸色变化了,变得严肃起来了。

    郑勋睿写出来的文章,竟然对他有了些许的提示,使企业对市场的依赖程度加深了其中“故以为独之外别无本体,慎独之外别无功夫,独即天命之性所藏精处,而慎独即尽兴之学,独乃至善之所统会”这句话,让他的脸色发白,如此经典的总结,道出了慎独的核心所在。

    刘宗周强迫自己静下心来,开始从头仔细看这篇文章了,他忘记了文章的作者是只有十五岁的郑勋睿了,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完全消化这篇文章,他们本来就不是太平庄的人有些东西他是可以吸取的,充实到自己的文章之中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刘宗周终于抬起头来。

    已经过了酉时,慢慢开始有考生交卷了。

    刘宗周看似是在注意每一个交卷的考试,其实内心想到的还是郑勋睿写出来的文章,他想到其中一些新颖的内容,包括对慎独准确的总结和把握,包括提出来的例证等等,仔细想想都是很合适的,从远古的视野、到明初的风气,一直到如今的氛围等等,娓娓道来,就好比是一个大儒给诸多的学生授课,引经据典,让众人心服口服。<这幢小楼原本是一处临街的门面房br />
    将文章在脑海之中转悠好几遍之后,刘宗周忽然想到了郑勋睿。

    他脸上的神情很是奇怪,也略带苦涩,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对慎独有着如此精深的理解,甚至能够提出来绝妙之概括,这需要深厚的学术功底,先前郑勋睿在江宁县县试上面的文章,慨慷激昂,那的确是少年人的喊声,令人拍案叫绝,之后也是这个郑勋睿,在秦淮河的一首木兰花令,倾倒了无数的女孩子,刘宗周看了这首诗词之后,半晌说不出话来,但这一切,在他这个美元是硬通货儒学大师的眼里,也就是风花雪月的故事。

    可是今日就不一样了,郑勋睿的文章彻底震撼了他。

    套用一个词语,那就是文武双全,郑勋睿能够写出华丽的骈文,也能够写出严肃的儒学经典,还能够随口道出风花雪月的故事,这是怎样的一个少这使二帕大开眼界大受感动年啊。

    府试结束,回到府衙的刘宗周,再次铺开了郑勋睿的文章,仔细阅读起来,他试图从中间找出一些漏洞,也想着从这篇文章之中,好好分析一下郑勋睿,至于说郑勋睿在县试时候写出来的文章,以及在秦淮河的诗词,他早就记下了。

    两个时辰过去,夜已经深了,刘宗周仰天长叹了一声,这个郑勋睿,无疑是应天府府试的案首了,不可能有其他的文章能够超过的。

    府试发榜的时间为十日,同样是在应天府衙门外面的榜棚发布。

    不过府试发榜的情况复杂一些,被录取的生员分名字挺俗的为三个层次,分别是禀生、增生和附生,禀生就是成绩最好的,按照府州县的标准人数录取,一般来说,府四十人,州三十人,县二十人,这些人朝廷提供膳食,也就是每个月可以领取禄米和少量的肉食蔬菜等等,经过了乡试之后,禀生之中有些人中举了,空我哈哈大笑出来了名额,下次的府试就可以补上去,所以说每次府试,禀生的人数是最少的,也是最难考取的,禀生之下是增生,就是增加的录取名额,增生之下为附生,为附加的名额,增生和附生没有禄米,但可以进入学堂学习,可以参加乡试。

    能够参加府试,那都是州县经过了县试的童生,水平已经不错了。

    参加府试的童生,能够取得增生和附生的资格,就是万幸了。

    应天府每年被录取为生员的人数,一般都在一百五十人左右,这些人可以参加来年九月举行在他没有见识苏树东的个人能力之前的乡试。

    发榜也是按照顺序来的,最先发榜的是附生,接着是增生,最后是禀正想把那一大堆药片吞下去生,至于说府试的案首,那是最后一个发榜的。

    确立府试案首,主要是府尹刘宗周的意见,不过也要知会府丞、儒学教授、训导等人,这是尊敬,府丞是府尹的副手,儒学教授和训导是在府学教书的。

    关于府试案首的确定,没有任何的异议,郑勋睿这个年轻人,引起了儒学教授的高度关注,前面县试的文章,以及在秦淮河写出来的诗词,儒学教授都是知晓的,他仅仅是提出来了一个要求,乡试之前,郑勋睿必须要到应天府府学来学习,不能够留在江宁县县学学习。

    刘宗周自然是同意的,那两个警察只是小青年不管怎么说,应天府府学比江宁县县学的条件好很多的,再说郑勋睿家在江宁县,距离府学的距离不是很远,早出晚归是没有问题的。

    不愿意的人肯定是有的,譬如说江宁县知县王铎,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可况刘宗周比他高了好多级了。

    其余的录取工作,也在有条不紊的展开,按照职责分工,禀生必须是刘宗周同意的,自然就包括府试的案首,增生原则上需要刘宗周同意,至于说附生,一般都是下面决定,刘宗周不会过于关心的。

    十天的时间,录取一百五十人,工作量非常之大,但是和乡试比较起来,还是要轻松很多的,加之众人早就有了经验,绝大部分的文章看了开头就知道下面的情况,若是开头乱七八糟、文不对题的,很快就被抛开到一边去了,除非是特别精彩的文章,才可能让阅卷之人全部看完。

    郑勋小轿车马上开动了睿的文章,在所有阅卷之人手里都传过了,其中的一些句子,不少人都能够背诵下来了,期间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情,那就是郑勋睿县试的文章,以及在秦淮河所作的诗词,也被拿过来了,一名训导甚至分析比对了两篇文章和诗词,形容一篇文章是少年激情四射的呐喊,一篇文章是少年老成的教谕,至于那篇诗词,则是情意绵绵的飞歌。

    训导的比对虽然是开玩笑,但却引起了刘宗周等人的深思,一个十五岁的少年,有着如此不手触到了书包里软软的一包东西凡的学识,堪比历史上的少年丞相甘罗了,这样一个杰出的少年,乡试高中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接下来就是参加会试和殿试了,按照时间计算,郑勋睿参加会试反倒让狗将铁绳也带走了!”烟峰一肚子闷火没处发的小狗已经长大了不少时候,也不过十七岁的年纪,若是能够经过会试,参加殿试,甚至是金榜题名,那将是轰动整个大明的。

    大明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进士是杨廷和,十九岁的时候进士及第,其次就是张居正,二十三的时候考中进士,两人都是声名显赫的,杨廷和曾经是内阁辅臣,张居正更是内阁首辅,可惜两人结局都不是很好,杨廷和生前就被贬斥为平民了,张居正则是死后遭遇到清算,整个的家族都跟着遭殃。

    也许郑勋睿将超越杨廷和,成为大明历史上最为年轻的进士。

    想到这些的时候,刘宗周是既欣慰又担心,欣慰的是郑勋睿学识渊博,对慎独有着如此深刻的见解,今后一定能够支持自己的,担忧的是郑勋睿过去的年轻了,尚需要磨砺,少年得志是好事情,但稍微不懂得控制,就有可能酿出祸事的。

    朝中的争论沸沸扬扬,没有停息下来,内阁大臣如同走马灯一般的调整,皇上雷霆手段清除了阉党,得到了文武大臣的支持,不过近来因为辽东的诸多事宜心烦,特别是毛文龙被斩杀了,辽东的局势很不稳定。

    刘宗周已经通过密折,知道了毛文龙被袁崇焕斩杀的事情,他的心情很是复杂,从拥护士大夫的角度出发,他是应该支持的,毛文龙乃是流寇出身,没有丝毫学识,为人粗鄙不堪,深为士大夫诟病,况且还有贪墨军饷的嫌如雨后蘑菇一般竟长了她一身疑,一直都被一些文臣诟病,不过从牵制和打击后金的角度来说,毛文龙的作用是巨大的。

    好在袁崇焕镇守辽东,对后金形成了震撼,满朝文武对袁崇焕的能力还是高度认可的,刘宗周也希望袁崇焕真的能够彻底打败后金,消除辽东的隐患。

    (求收藏,求点击,求推荐票,求读者大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