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挫再挫
    甘学阔所谓的要整顿淮安码头,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是要动真格的。

    漕运总督最为主要的任务,就是保证漕运的畅通,其次才是巡抚淮北的四府三州,离开了这个前提,漕运总督就不需要设立了,漕运是保证大明南北疏通的血脉,可以说北方的运转,很大程度上面就是依靠漕运,前几年的时间,尽管北方诸多地方也遭遇到了灾荒,而且还有流寇的侵袭与后金鞑子的入侵,但因为漕运的稳定,大量的粮食通过漕运运送到北方,故而北方能够保持稳定。

    如今这种稳定的局势,遭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就是因为漕运不畅。

    甘学阔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保证漕运畅通,将大量的漕粮迅速运抵北方去,接下来才有可能说到其他方面的事情,至于说废除郑勋睿在淮北确定的所有规矩,也要等到漕运畅通之后才能够动手。

    甘学阔可不笨,从京城出发,乘坐船只,沿途他都注意了敏儿有好几次也想告诉他运河上面运输的情况,没有发现有很大的问题,而且淮安码头给他的印象特别深刻,那么多忙碌的商贾,这就说明大运河的运输是没有多大问题的,要不然这些商船和商贾守候在码头,难道没有事情做了,可为什么今年运送到京城以及北方的漕粮大幅度的减少,以至于京城都难以维持了,可牛食堂这一次和杨抗撕破了脸通过大运河运送到北方的粮食还是不少,都是商贾专门运送去做生意的。

    这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郑勋睿故意的拖延,不想将漕粮运送到京城和北方。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必须从两个方面着手,其一是收集漕粮。其二就是保证漕船充足。

    甘学阔认为这两个问题都是好解决的,不应该存在什么难题。
    征收漕粮,只要各级的官府努力就可以了我怕买单?中午请你出来吃饭我可是诚心诚意的。至于说保证漕船的充足,那就需要整顿淮安码头了。凡是商船一律暂时禁止出入,保证漕船能够停靠在码头等候。

    淮安府知府吴伟业和淮安府同知、山阴县知县李岩来到了总督府。

    总督府在淮安府境内,更是在山阴县境内,故而知府和知县要协调漕运总督府做好漕粮的征收和储存事宜,完成移交之后,甘学阔才发现漕运总督府的仓库里面,竟然没有漕粮,这岂不是天大的笑话。秋收季节尚未完全结束,正是大量征收漕粮的时节,仓库没有漕粮的储备,难不成郑勋睿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征收漕粮是各级官府的职责,漕粮征收分为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为大运河沿线的官府,征收漕粮之后,堆积在码头,或者是装船直接运往京城和北方,第二个层次是河南等地的漕粮。官府征收之后,运抵淮安,统一集中。运往京城和北方,第三个”“谁稀罕你的钱呢?有钱了不起吗?”我说道层次就是南方的诸多官府了,征收漕粮之后,或者利用水路运往淮安,或者通过陆路运往淮安,统一装船之后运往京城和北方。

    秋收季节尚未完全结束,这个时候征收漕粮,问题应该不大。

    漕运总督甘学阔、督催参政马士英正在总督府等候,吴伟业和李岩刚刚坐下。甘学阔就开口了。

    “吴大人,李大人。你们是协助总督府征收漕粮的,本官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没有能也从没有这么隆重过够将漕粮征收上来。”

    甘学阔尽管脸色平静,说话却是毫不客气的。

    吴伟业看了看马士英和李岩,低下头没有开口。

    李岩微微皱了皱眉头,开口回答了。

    “大人,今岁的情况特殊,漕运总督府曾经专门催促过山阴县,不过粮食早就提前征收了,去年年底后金鞑子在北直隶肆掠,因为各路驰援的大军需要大量的粮草,内阁曾经要求漕运总督紧急调运粮草,为此漕运总督府专门给朝廷写去了奏折,言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无法征收漕粮,唯有采取借粮的办法,当时内阁同意了,故而漕运总督府要求淮安府和山阴县负责出面筹集和借道漕粮,借粮耗费了很大的气力,可今年必须要归还漕粮,秋收季节的时候,征收到的漕粮全部都归还了,目前尚有二十万石的缺口,没有能够归还。”

    甘学阔感觉到一口气堵在了胸口,想发却发不出来,去年北直隶遭遇到后金鞑子的侵袭,的确消耗了大量的粮食,特别是后来救助北直隶各地的受灾百姓,用去了大量的粮食,这些粮食的确是从淮安运送过去的,这个情况甘学阔知道。

    李岩的回答,让甘学阔无话可说,要么采取寅吃卯粮的方式,征收明年的漕粮,可这样一来,征收的进度就不好说了,毕竟是借漕粮。

    “这个情况本官知道,不过漕粮运输关乎到京城和北方的稳定,漕粮还是要征收的,今年年内必须运送一百万石的漕粮到京城和北方。”

    甘学阔说完之后,吴伟业跟着开口了。

    “大人,去岁年底借的漕粮的确还有二十万石没有归还,账目尚在府衙,大人可随时查阅,若是有问题,下官甘愿接受任何的惩处,大人要求征收漕粮,下官的确危难,若是能够将二十万石借来的粮食即使归还,下官和李大人还能够想办法再次借到粮食。。。”

    吴伟业还没有说完,甘学阔的脸色就变化了。

    “今年尚需运送一百万石漕粮到京城,怎么可能继续归还二十万石粮食,总督府已经拿不出来一石粮食,如此岂不是耽误了大事。”

    这个时候,马士英也开口了。

    “甘大人,吴大人和李大人说的是实情,去岁内阁督促漕运总督府,因为大运河冰冻,采用了陆路运输的方式,运送了一百八十万石漕粮,全部都是借来的,今年必须要归还的。”

    押运参政粟建成进入到了书房。

    “粟大人,这漕船的准备和押运的事宜,可否准备好了。”

    粟建成脸上露出了苦涩的神情。

    “大人,情况是这样的,郑大人到淮安来之前,淮安驻扎了一万五千漕运兵丁,他们负责押运漕粮,不过漕运兵丁的消耗太大,郑大人感觉到难”瓦刀冲着老特务:“大哥以应对,为了节约开支,能够将更多的漕粮运送到京城和北方,故而将漕运兵丁悉数遣散,一部分去了南京的京营,还有一部分转入到漕船的全部拆除完毕上面,从事漕运事宜,如今郑大人离开了淮安,这护卫漕运的兵丁,一时间无法找到,还要请大人出面协调。”

    甘学阔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

    他是以户部尚书的职衔兼任漕运总督的,调集兵丁的事宜,乃是兵部负责,他是不能够也不敢插手这里面的事宜的。

    护卫漕运,至少需要近一万的兵丁,一时间到哪里去找这么多的军士,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养活这些兵丁,是需要不少银子的,短时间之内到哪里去找那么多的银子。

    勉强压制了怒火,甘学阔再次开口了。

    “漕船是否准备妥当了。”

    “禀大人,下官想方设法找到了一部分的漕船,一共有三十艘。”

    甘学阔忙完了工作终于忍不住了,三韩琛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十艘的漕船,按照每艘漕船运送五百石粮食所以不能和你常在一起计算,一次就是能够运送一万五千石粮食,从淮安到京城,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每月运送一万五千石漕粮,就算是不停歇,按照十个月的时间计算,也就味道好极了是能够运送十五万石漕粮。

    “难道说漕船也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粟建成倒是不着急,慢慢开口解释了。

    “大人,以前漕船都是总督府直接管辖,每年总督府需要消耗大量的钱财,郑大人后来立下了规矩,总督府需要节约开销,不再固定漕船的数目,需要运送漕粮的时候,让大量的商船承担运送任务,可每次运送之后结算,故而总督府回回和麦绒的事管辖的漕船,数量很少。”

    “听你这么说,如今也可以采用这样的方式啊。”

    “的确可以,可需要大人下令,同时确定下来每艘商船的报酬,下官才敢去招募商船运送漕粮。”

    “那你说说,招募一艘商船,需要多少的银子主任耙羊皮大衣解幵。”

    “下官记得分为三种,大型商船是五十两银子,中型商船是四十两银子,小型商船是三十两银子。”

    甘学阔的脸色再次发白,雇佣这么多的商船,需要大笔的银子,可这些银子从什么地方拿否则出来,仅仅依靠漕运总督府,根本没有办法。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甘学阔好像是无头苍蝇,漕粮、漕船以及押运的兵丁,全部都没有能够落实,为此这是写作者的悲哀他还专门到淮安府抚摸人家洋芋瓤一样雪白的肌肤衙、山阴县衙,看到的情况的确是没有粮一看手表已经中午12点半:“领导食,而且商贾还时不时的到县衙和府衙,催要当初借出去的粮食。

    陷入一团乱麻的甘学阔,终于感受到自身的幼稚了,想想郑勋睿的能力,想想人家能够在几年的时间之内,将整个的淮北治理的井井有条,哪里是他短时间之内能够改变的,要是想着在这里用强,恐怕后面的结局会更加的糟糕。

    一个可怕的景象出现在甘学阔的脑海里面,一方面淮北完全按照郑勋睿确定的模式发展下去,一方面漕运无法进行,他要承当这个巨大的责任。

    一再的遭受挫败,甘学阔陷入到苦思之中,他该如何摆脱这样的局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