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冒着生命危险换来的外挂
    可是她的问题并没有立即得到赤焰的回答。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幽幽的说:“紫极天雷并不是什么时候都会有的,吸收了它,以后雷劫对你的身体伤害会减少很多。一般一点的雷劫你根本就不用担心了,那就是给你送雷元素来的。”

    听到这话,司马幽月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鱼翅和燕窝有什么好吃的?有时候真不是为了那口吃的嘴巴都能塞进去一个鸡蛋。

    “紫极天雷是什么?”

    “那是雷劫里面比较稀有的一种雷劫,现在你体内已经有紫极天雷,如果你修炼得好的话,以后可以自己引动天雷,而不用等到晋级。”赤焰说。

    “你是说,我以后没事就引个雷劫来劈自己?”司马幽月嘴角抽了抽,她这是得多找虐啊!

    “雷电可以淬炼你的身体,和你现在的炼体方法可以相辅作用。”赤焰说,“而且,以后遇到不顺眼又打不过的……”

    后面的话赤焰没说,可是司马幽月明白他的意思了。以后自己对雷电免疫的话,没事可以引个雷劫来炼体,有事可以引但后面如果依靠从零售户手里收的话了雷劫来杀对方。反正自己渡劫,别人在的话,他们也会遭殃,被雷劫连带一起劈。

    得知这紫极天雷还有这个作用后,她在床上都要笑翻了。以前还有些小小的讨厌这雷劫,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的好处,这感觉真的是……太棒虽然了!

    “赤焰,以前也是每次都有雷劫,为什么这次会不一样,引来紫极天雷?”她笑够了后,才想起问这个。

    “因为你这次涨的等级比较多吧。”赤焰也禾禾和烟峰嘻嘻哈哈地走回来不确定,“紫极天雷出现也有偶然性,不是涨的多就会有的。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在最后三道雷电出现的时候才发现的。哪一家不清楚”

    “这么说就是我人品好的原因了。”司马幽月自恋的说。“不过,赤焰,这紫极天雷是不是对你伤害很大?我听你现在说话都还没什么精神。”

    她休养的这几天赤焰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沉睡,今日才醒过来的。

    “要在紫极天雷里保住你的身体,确实消耗了不少实力。”赤焰说,“不过我已经吃了一个金蛇果,现在恢复差不多了,只是还有些疲惫,休息休息就好了。”

    司马幽月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低沉的说:“赤焰,谢谢你。”

    赤焰的实力有多强,她其实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可是没想到他都会受这么重的伤。如果没有他,自己遇到紫极天雷,真的可以活下来吗?

    “嗯,我再去睡一觉,你没事就不要叫我了。”赤焰感觉到她的感激,嘴角微微上扬,淡淡应了一声后便不再说话了。

    “你好好休息吧。”司马幽月应道。想到赤焰受的伤,那时最开心想到兽兽们为自己被雷劈成重伤,心疼不已。

    “月月,我们的伤都已经好了。”小吼在灵魂塔里说。

    “对啊主人,我们都好了。今日要不是她求情”亚光说。

    “我们也正好借这次机会巩固了一下增长的实力。”重明说。

    兽兽们的安慰让她心里满是感动,“谢谢你们,有你们真好。”

    “和月月在一起顾盼之中楚楚动人最好。”小吼说。

    “这些日子只能委屈你们在灵魂塔里了,等回去后,我给你们做好吃的。”司马幽月笑着说。

    “好啊好啊,好久都没吃到月月做场面是异常的温馨的吃的了!”对于吃,小吼总是冲在最前面。

    “主人主人,我要吃烤肉。”亚光说。

    “我什么都可以。”重明酷酷的说。

    司马幽月嘴角的笑容更大了,他们这群贴心的兽兽啊!

    她在房间里呆了不久,那一群哥哥就来了。

    “小妹,我来给你介绍,这是三哥,这是四哥,这是……”乌拉修将几个哥哥都介绍了一遍。

    “谢谢各位哥哥来看我。”司马幽月躺在床上,看到一群男子站在自己床前,觉得自己哥哥缘好像有点好,可惜没有姐姐。

    “你现在怎么样了?”乌拉泊问。
    “好多了,用不了几天就可以下床了。”司马幽月回答道。

    “小妹,你真厉害,居然能在那样的雷劫里活下来。”

    “这不是多亏了我的兽兽们吗?”她笑道。

    反正他们都看到自己渡劫了,自然也看到自己的兽兽们。

    “你好多契约兽,我在陆地上行走的时候都没遇到过你这样的。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契约兽的?”

    “额,遇到故天地分阴阳了,他们愿意跟着我,慢慢就多了。”司马幽月说想要把她的身子扳过来。虽然这些兽兽基本上都是她或者小吼坑蒙拐骗弄来的,但是到最后也是愿意跟着自己,所以过程忽略,直接说结果。

    “好了,先让小妹在这里养伤,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她了。”乌拉厉看到司马幽月脸上的疲态,将那些兄弟都抓了出去。

    “小妹,你先好好养伤啊,等你好了,咱们来讨论讨论这渡劫的事情。”

    “好。”她感激地望了乌拉厉一眼。

    虽然这群便宜哥哥看起来还不错,可是她的伤势还没完全康复,经不住这么多人吵。

    “哥哥啊……也不知道哥哥们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司马幽月望着水晶般的宫殿,有些怀念司马幽明他们了。

    虽然自己进了学院,可是不是在为西门风的事情埋头查资料就是在到处奔波,这两年都很少和他们一起。现在想想,还怪想他们的。

    她给自己吃了一些丹药,加上圣魔肢体的自我修复能力,她前后不过大半个月就好了。这恢复速度让紫水族的人都暗暗称奇。

    这段时间,她那些便宜哥哥们时不时的会来看她,她和他们相处后也慢慢熟悉我还是要提醒你起来。

    这天,她换了男装去找水清漫,她来到这里这么久,也该回去了。

    “小妹,你怎么换成男装了?”乌拉修看到她这样,反而沉下去了好奇的问。

    司马幽月将自己必须穿男装的事情给他们说了,水清漫以前以为只是她喜欢扮作男子大名不知道,知道她有不得已的理由后,她便命令大家改口,在她没对世人公布女倘是觉得合胃口儿身的时候都叫她十殿下,乌拉厉他们也改口叫她十弟。

    “义母,我到这里来也七八个月了,当初我来的时候请了一年的假,现在也该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