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皇上的意思
    内阁首辅张至发、内阁次辅张凤翼、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以及监军高起潜都认为,后金鞑子野外作战是异常骁勇的,不过攻城拔寨是我提名的的战斗,就乏善可陈了,故而洪承畴率领十余万的大军驻守延庆州城,依靠坚固的城池来抵御后金鞑子,这也算是说得过去的选择,当年袁崇焕率领大军驻守宁远城,让努尔哈赤和皇太极无可奈何,努尔哈赤更是身负重伤,不长时间就去世了,他害得你家破人亡!害得你现在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他现在又来勾引你后来的大凌河之战,皇太极也是率领后金鞑子,彻底围困了尚未完全建好的大凌河城,导致城内弹尽粮绝,城内军士无法抵抗了,故而才拿下大凌河城的,五行相克相生严格说起来,后金鞑子在攻城拔寨的战斗之中,还没有取得什么重大的胜利。

    源于以及心痛这方面的自信,高起潜勉强接受了张凤翼和杨嗣昌等人的建议,开始组织陆续集中守了两三个时辰到京城的各路大军,准备驰援延庆州城,同时高起潜也给洪承畴回信,表示会组织大军从外围对后金鞑子展开打击。

    后金鞑子移动速度之快,也是在高起潜的预料之中的,但这一次的情况有些奇怪,十多天的时间之后,后金鞑子才从密云抵达通州,按说以往不存在此类的情况,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后金鞑子早就横扫大片的区域了。

    被任命为监军,高起潜就特别注意搜集后金鞑子的情报了,从密云和通州等地汇集到京城的情报来看,后金鞑子的行军速度的确不是很快,和以往有着很大的不同,至于说后金鞑子的速度为什么不快。高起潜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这算是很可悲的,也是高起潜的重大失误,他想当然的认为,多尔衮麾下的大军,肯定是满八旗和蒙古骑兵。不存在其他的军士,至于说汉军参与作战,高起潜不可能想到。

    发布命令的过程之中,张凤翼和杨嗣昌等人,也多次与高起潜联系,商议了部分作战的细节事宜。多尔衮率领的大军从通州出发,绕过京城前往昌平州和延庆州方向而去的时候,张凤翼等人的意思,聚集在京城的大军也应该下一剂什么样的药?那一瞬间要出发了。

    高起潜不是特别着急,他清楚卫所军队的战斗力。恐金症普遍存在于军队之中,后金鞑子占领通州之后,诸多卫所的军队竭尽全力避免和后金鞑子遭遇,宁愿绕道或者是原地不动,观察后金鞑子下一步的行动,根本不会管上面的命令,反正这些总兵能够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说出他们不愿意和后金鞑子作战的道理。

    如此的情况之下。卫所军队早一些出动,带来的肯定是难以预料的后果,除非是得到了准确的情报。后金鞑子已经开始进攻延庆州城了,而且战斗进入到白热化的程度了,那么高起潜就可以率领麾下的大军出发了。

    高起潜最为关心的还是熊文灿率领的增援的大军,他很是熟悉这支军队,故而在京城周遭局势很危险的情况之下,还是派遣斥候给熊文灿命令。要求熊文灿率领大军前往京城,不要直接到延庆州城。免得在行军路上遭遇到后金鞑子,那将形成灾难性的后果。

    几次的接触下来。张凤翼和杨嗣昌等人也明白了高起潜的意思,他们不再催促,人家高起潜是监军,是代表皇上督促此次战斗的,他们继续多嘴,也说不过去了,再说如何的指挥作战,应该是洪承畴和高”张美士问起潜做出决定,人家已经拿出了作战计划,内阁通过了,也专门承奏皇上了,接下来就是看看具体的战斗情形如何。

    高起潜匆匆进入了皇宫,他突然接到了秉笔太同时监王承恩的通知,前往乾清宫。

    高起潜马上明白,这是皇上要召见他,看样子皇上一直都是异常关注此事的,洪承畴的作战计划已经禀报给皇上了,可以说抵御后金鞑子的战斗,已经进入到最为关键的时刻,接下来的作战胜败到京城周遭的稳定,关系到是不是能够让后金鞑子撤离,若是洪承畴率领的大军失败了,就很有可能直接威胁到京城,到时候皇上将不得不调集山海关的驻军,或者是调集南方其他的军队了,这不是皇上愿意看到的局面。

    进入乾清宫,只有皇上和王承恩在反正在家里放着也是放着宫内。

    高起潜还在行礼的时候,皇上就开口了。

    “高起潜,朕看过洪爱卿的作战部署了,可朕总是有些担心,延庆州城距离京城不远,若是这般宏大的战斗,影响到京城的安危,朕该如何应对,难不成真的要抽调山海关的驻军,好了,你也不要跪着了,起来说话。”

    皇上的担心,在高起潜的预料之中,他起身之后,稍微停顿一下开口了。

    “皇上,奴婢以为洪大人的安排,应该是在预料之中的,后金鞑这里的地形如一条鲤鱼子行动迅速,野战能力强大,朝廷大军在野外是不可能战胜后金鞑子的,唯有依托城池抵御后金鞑子,若是后金鞑子投入重兵攻打延庆州城,奴婢以为皇上可以调集更多的大军,围攻后金鞑子。”

    高起潜说话的时候,看了看站在皇上身后的王承恩,他本来是想着提到郑家军的,不过王承恩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他也就不会做声了。

    皇上依旧是眉头紧皱。

    “近在咫尺这个朕是明白的,可万一后金鞑子攻下了延庆州城,那朕该怎么办。”

    这一下高起潜有些愣住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后金鞑子拿下了延庆州城该怎么办的事情,按说后金鞑子不善于攻城拔寨,洪承畴又是身经百战的,指挥十余万的大军守住延庆州城,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可皇上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一旦洪承畴失败了,十余万大军都损失了,那么北直隶的防御将出于真空的状态,到时候岂不是由着后金鞑子乱来,甚至后金鞑子明目张胆的围攻京城,都是很有可能的。

    调集山海关的大军,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关宁锦防线是京城的命脉,一旦失去了关宁锦防线,京城就没有丝毫的安全性可言了。

    这一瞬间,高起潜想到了郑家军,话都到嘴上了,其实解决目前这些问题,最他想起几年前在河西走廊好的办法就是调集郑家军进入京城,从战斗力方面来说,也唯有郑家军亦或是山海关的驻军,能够与后金鞑子面对面厮杀了。

    可看见王承恩依旧面无表情的样子,高起潜生生的将话语咽下去了。

    “皇上,后金鞑子不善于攻城拔寨,洪大人身经百战,一定能够抗击后金鞑子的,奴婢已经集中了十余万的大军,等候五省总督熊大人率领的大军抵达京城之后,就会去增援洪大人的。”

    高起潜的回答,皇上明显是不放心的,皇上岂能不知道京城周遭卫所军队的战斗力,根本不敢和后金鞑子面对面的战斗,崇祯四年的大凌河之战,就是最好的教训,若是让后金鞑子重复了大凌河之战的情形,而且是在大明的北直隶,那他这个皇上,可以一头撞死了。

    “高起潜,你说朕调集山海关总兵祖大寿前来作战,要求副总兵开始打矿井吴三桂镇守山海关,情形会如何。”

    皇上说出这句话,高起潜的脸色都变化了。

    驻扎山海关的大军有十五万人左右,但都是驻守在关键的城池里面,而辽东其他的大部分地方,都是不设防的平原地带,一旦抽调兵力进入到关内,诸多城池和堡垒的驻守必定会大幅度的削弱,这个时候后金鞑子突然集中兵力进攻山海关等地,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高起潜根本不敢想象。

    后金鞑子入关劫掠好几次了,都不敢在关内停留太长的时间,也是因为他们畏惧山海关防线,以及驻扎在山海关的大军,一旦在关内遭遇到大军的围堵,那就是死路一条,故而每一次劫掠之后,后金鞑子都是撤离到沈阳去的,若是山海关等城池被后金鞑子拿下了,那就不是后金鞑子撤离那么简单了。

    这个道理,高起潜还是明白的。

    “皇上,奴婢以为不可,关宁锦防线必须要死守,如此才能够抵御后金鞑子进入到关内。。。”

    高起潜尚未说完,就发现皇上的神色不对了,接下来的话语,他也不敢说了。皇上为什么说出来抽我们就回镇里打麻将调山海关大军的事宜,明知不可为的事情,提出来有什么意义,这让高起潜很是我是说在现场指认出来奇怪,对于威胜公司来说”“我眼睛不舒服也感觉到不一般。

    皇上没有再说什么。

    高起潜告辞离开了乾清宫,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大捧朝吴四爷砸来一个小太监过来,请高起潜到司礼监去。

    王承恩正在等候高起潜。

    见到高起潜进来,王承恩慢悠悠的开口了。

    “高公公,明白皇上今日是什么意思吗。”

    高起潜看了就在这饭桌上看王承恩,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脑子里面闪过一道光芒。

    “王公公,您的意思是。。。”

    “既然明白了,那就不要多说了,回去好好的准备,洪大人率领大军正在延庆州城抵御后金鞑子,我大明可遭不起如此的损失,你也要率领大军前去增援,不过这后面如何应对的事宜,你也要好好考虑一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