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必须要救!
    葛朗和北宫航到家的时候,司马幽月还和景文在屋子里没出来过。看到葛朗进来,轩辕阁的管事和他带来的那位医师都过来见礼。

    “现在情况怎么样?”葛朗问。

    “幽月和景文还在里面,一直没出来过。我们也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尹兰说。

    一旁的空相怡眼泪落得更厉害了。

    葛朗有些好奇空相怡的身份,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咯吱——”

    房门突然打开,司马幽月和景文从里面出来,脸上都有些疲惫。
    司马幽月走到葛朗前面,朝他行了个礼,道:“如此紧急的将葛老师请来,还望见谅。”

    “你还和我说这些做什么。你弟弟现在情况如何?”葛朗抬住她的手说。

    “风儿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我想请老师来看一看,风儿的情况还能不能使用那个方法。”司马幽月说。

    “好,我们进去看看。”葛朗率先朝屋里走去,司马幽月跟了上去。
    景文想了想,还是跟着进去了。

    之前他对她只是好奇,经过一场急救后,他对她就只剩崇拜了。自己束手无策的事情,她居然用那一根根针就搞定了,最使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他不得不服。

    “葛老师,我刚才用银针之法将他体内的气息稳定下来,你看看他的情况。”司马幽月说。

    葛朗点点头,走到床边坐下,给西门风把了把脉,过了一会儿说:“他的情况比想象中的好,这和你平时给他的调理还有服下的护心丹有关。”

    “是的,我以前给风儿炼制的丹”“伍克生的问题药都是提高他五脏六腑的,相怡也在时候给他吃了护心丹。”司马幽月说。

    “对于这个情况,你有什么想法?”很多时候葛朗问。

    “我想立即为他使用那个办法。”司马幽月说,“那道气息既然已经游走在他的体内,浸一群正在台球厅玩耍的混混被团团围住入五脏六腑,现在想将它抽离出来已经不可能了,不如让他将那道气息炼化成他自己的力量。”

    “可是他现在已经完全陷入昏迷,意识也比较消沉,想让他炼化这些力量,恐怕不行。”葛朗有些不赞同。

    “可是这些力量如果不清除干净,以后一样会留下病根。”司马幽月说,“如果让她实力永远停步在此,他会崩溃的。”
    “你说的这么肯定,可是有什么办法让他主动借助药力炼化那力量?”葛朗说。

    “我想到时候将我的神识进入他体内,唤醒他的神识,然同情被判无期的女人后一起炼化那股气息。”司马幽月说。

    从不作陪“你说什么?!”景文低呼,“你知不知道,如果是那样做,他的神识被唤醒,认不出你的话,极有可能会攻击你,你的神识会受到重创?而且就算他没有攻击你,你也帮助他炼化成功,你依然会受到伤害。”

    “我知道,不过我必须这么做。”司马幽月说,“葛老师,用你这个办法是可以的,你能帮我吗?”

    葛朗看到司马幽月坚定祈求的目光,他点点头,说:“你的想法和我的想法其实是差不多的。不过风险太大,所以我没提出来。不过你要坚持,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帮你。”
    “谢谢葛老师。”司马幽月眼泪望着葛朗。

    西门风是她上一世唯一的一个亲人,她不能再失去他。只要有一线可能,她就要做出百分百的努力!

    景文看着这两人,摇了宋轩见她流泪也跟着急摇头,说:“既然你都决定了,我也不在这里打扰你们。我先出去了。”

    “谢谢你。”司马幽月朝他感激的点点头。

    她做这个,必须要完全信任的人在身边。景文是她不放心的,如果在这里的话,她不能完全放开自己。现在她主动提出出去,倒是解了她的后顾之忧。

    景文出去,葛朗看着司马幽月有些疲惫的样子,说:“他的情况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你先休息一下,我来准备要用的那些东西。”

    司马幽月也不逞强,她后面要做的事情需要高度集中精神力,她刚刚为西门风治疗已经消耗不少,现在最好就是好好恢复自己。

    葛朗出去找司马烈他们准备木桶和热水,她趁机吃下两滴灵魂液,又服下一颗恢复神识的丹药,然后在一旁的椅子上打坐调息。
    葛朗将东西准备好,她也调息好了,娶了媳妇也就有了住的地方两人关在屋子里,他努力让自儿子得了偏瘫躺在床上己盯住它彼此一个眼神鼓励后便将西门风扔到水里开始治疗。

    药物的部分都由葛朗负责,她来到西门风跟前,通过浴桶将他掰了过来,然后捧着他的脸,两人的眉心相触,淡淡的光晕从两人相处的地方散发出来。

    西门风觉得自己的灵魂好像被没关系禁锢在一个黑暗的空间里,四周都是刺骨的寒冷。他瑟缩着身子蹲在黑漆漆的空间,将睡未睡,将醒未醒,似乎这样他才能忘记周围的寒冷,也不会让自己永自然拿西医看得像神仙远陷入黑暗。

    “风儿……”

    轻柔的呼唤划破黑暗,他下意识往四周看了看。

    “风儿,你怎么又睡了?再不起来修炼,母亲就要处罚你了。”

    “姐姐?”

    “风儿,你不是说咱们去抓灵兔烤着吃吗?你要是再不来,就要被小吼全部吃光了哦!”

    “姐姐,你在哪里?我在哪里?”西门风看着黑漆漆的四周,没有看到说话的人。

    “风儿,你在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你要从这个房间里出来,我在外面等你哦!”

    “姐姐,这是一间屋子?我怎么会在这里的?”西门风抓住自己的脑袋,想不起来。

    “风儿你别着急,你听姐姐说,姐姐在外面等着你,会一直在这里陪着你,我们一起打开这个黑色的屋子好不好?”司马幽月感觉到西门风灵魂波动较大,赶紧安慰道。

    “你真的是姐姐?”西门风有些不确定的问。

    “当然了,除了我,你还想让谁给你做姐姐?”

    西门风就快要相信她的话了,可是眼前“你这是要我去谈判吗?你怎么不去呢?”石头说完却突然出现秦墨带着他去西门幽月坟前的画面。

    “你姐姐已经死了,我亲手埋葬的她。”

    秦墨的话让西门风变得暴躁,双手不停地在黑暗中挥舞着。

    “你不是我姐姐,我姐姐已经死了。你是谁?”他朝四周攻击,明明没打到司马幽月的身上,可是在外面的她却吐出一口鲜血,血水顺着嘴角落到水桶里,在水里开出一朵血色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