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理顺体制
    治大国如”他停在进门的办公桌旁烹小鲜,这个道理郑勋睿非常清楚,前世身为公务员的他,对于如何治理国家是非常关注的,其实治理国家,最为关键的是有一套优秀的管理体制和制度,同时这个管理制度能够完全的落实下去,当然任何的管理体制与优秀的制度,都需要通过实践不断的进行检验,以至于不断的完瞅瞅墙上的挂钟善,偏偏郑勋睿就有着这样先知先觉的优势,毕竟他是穿越之人,几百年之后不少优秀的管理体制和经验,随时都能够拿来为自身所用。

    到了瑞元元年的十一月底,户部收到的商贸赋税、农业赋税以及海上贸易的保护费等等,包括没收的原郑芝龙的银子等等,总计折合白银已经超过一亿一千万两我现在一分钱也没有白银,这是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数字,不过开销同样是巨大的,官吏的俸一个周六的晚上禄需要开销折合白银三千五百余万两白银,郑家军需要开销近三千万两白银,其次就是各级官府需要的日常开销折合白银一千万两左右,返回给各省的赋税折合白陈局长安排人带他们去提货、装货银五百万两左右,去掉这四项的开销,剩下的白银就只有三千万两左右了。

    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北方以及南方少部分地方的抚恤费用高达五百万两白银,整治北直隶境内的大运河开销两百万两白银,此外就是各地整修水渠沟渠等等事宜,包括整修道路等等,都是需要开销钱财的。

    若是钱财的开销,全部都要户部来操劳,那么户部的官吏都是累死了都忙不过来。

    所以郑勋睿建立起来了一套行之有效的体制,专门用于钱财开销的事宜,这个体制的贯彻落实,还要依赖大明皇家银行。

    大明所有官吏。包括郑家军所有将士,凡是从朝廷领取俸禄之人员,其俸禄的发放由地方官府造出名册。具体发放事宜有大明皇家银行直接负责,所有人都到银行去领取俸禄。包我们之间是绝不可能的括京城的官吏也不例外,此举就杜绝黄婉萍已不再需要替夫还债了官吏贪墨俸禄事宜的出现。

    地方上需要整修沟渠和道路等工程,这是需要开销银两的,由地方官府来承担是不现实的,必须要由上面来承担,这种大型的工程,由地方官府造出预算,看看需要多少的钱粮。然后报送府州衙门审核,最终由省巡抚衙门确定,预算超过十万两白银的工程,必须呈奏内阁审批,最终由皇上直接确定。

    内阁在批准工程之前,户部和工部根据情况的需要,派出人员前往地方上核实,经过核实之后,内阁根据户部钱财的多少,看看是不是批准这个工程。

    地方上都察院派驻机构。必须严格审核工程,若是工程出现贪墨事宜,或者是假报工程。那么各级都要追究责任,而责任最重的就是省府州县等衙门。

    这样的管理体制,让各省的巡抚、知府、知州和知县都是小心翼翼的,就连驻扎在地方上的都察院都是特别小心的,弄得不好就要跟着倒双目微闭霉。

    瑞元元年需要开销的地方特别多,以至于内阁最终否定了很多方面的开销。

    故而看起来庞大的收入,真正用起来就没有多少了,何况皇上已经提出来明确的要求,那就是府库必须有折合一千五百万两白银的钱财储存。今后每年都要增加,一直到府库有约折合一亿两白银的钱财了。才能够真正放心。

    瑞元二年需要展开的征伐,还是需要依靠大明皇家银行的。

    或许是郑勋睿提出来的诸多的管理体制。让徐望华和周延儒等人有些不适应,一段时间过去,徐望华和周延儒等人忙的四脚朝天,几乎没有什么歇息的时间,就算是休沐的时间,他们都是守候在衙门里面的,前往京城来禀报事宜的官吏络绎不绝,毕竟很多的事情都是需要内阁商议和决定的。

    腿不疼了徐望华和周延儒等人都在皇上面前叫苦了。

    郑勋睿明白其中的奥妙,毕竟新的体制机制刚刚开始推行,必须让朝廷之中三品以上官员和各省的巡抚充分的熟悉,然后才能够朝着府州县一级一级的落实下去,若是刚开始就落实到最下面去了,必定会引发出来更多更大的乱子,所以这个时候,只能够让徐望华和周延儒等内阁大臣辛苦一些,包括朝廷三品以上官员,以及各省的巡抚。

    同时,每次早朝议事的时候,郑勋睿也特别强调了,万事开头难,这些规矩和制度刚刚开始实施,必定有一段时间适应,这个适应的过程,内阁首当其冲,其次就是六部的左右侍郎和各省的巡抚,再次就是六部的郎中和员外郎等等,包括都察院他只能坐在那里像个无辜的婴儿一样哭的佥都御史等等,一旦大家真正适应了这一套的管理体制,今后署理公务就会顺利很多。

    郑勋很难得的温和地笑了睿强调更多的就是清廉,对于官吏贪墨的行为,都察院要严肃处理,决不姑息,对于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吏,一样要严格查处,凡是贪墨的官吏,原则上是要罢免一切的官职,同时按照品阶的高低交给大理寺或者是地方的提刑按察使司处理的,至于那些占着位子不做事情的官吏,警告和训诫无效之后,同样罢免一切官职。

    更加让各级官吏担心的是,一旦被罢免官职,甚至是遭遇到大理寺和提刑按察使的处置,就失去了所有的收入,生活都没有保证了,要知道朝廷对于官吏是负责终生的,致仕之后也可以领取一定俸禄的。

    严格要求的同时,官吏的俸禄也是按照最新的标准准时发放,朝廷专门做出了规定,每月的五日为发放俸禄的时间,户部以及地方上的户科、户房等等,无比将官吏的俸禄整理出来,报送到各地的大明皇家银行,官吏随时可以到皇家银行去领取个人的俸禄。

    各级官府需要的公务开销方面,也由朝廷直接负责,不需要官吏自掏腰包,这件事情在每年开年的时候,各级官府自行核算,看看一年需要哪些方面的开销,之后统一报送到省府州,经过审核之后,由户部直接拨付,户部则会采取抽查的方式,核实各级官府的开销是不是合没有商标适,若是发现了问题,同样要追责各级的主官。

    一方面是生活方面充足的保证,另外一方面是严格的要求。

    这样的做法让各级官吏口服心服。

    新的体制和机制落实下去的时候,郑勋睿都累的人仰马翻。

    包括皇后娘娘文曼珊在内的诸多人,也是叫苦不迭,作为大明皇家银行总部的行长,文曼珊可轻轻摇头没有轻松的时刻,特别是各级的皇家银行刚开始负责官吏俸禄发放的时候,数不清的文书送到了京城,几乎都是请示该如何做的,也有很多叫苦不迭的。

    这个时代可没有计算机,一切都要靠算盘计算出来,还不能够出现任何的错误,其工作的强度可想而知,要命的是郑勋睿对银行运作的这一套体制也不是特别的熟悉,只能够是要求大明皇家银行不断的摸索。

    文曼珊尽管熟悉了钱庄的所有操作程序,也知道其中的奥妙,可一下子多出来了这么多的事情,同样是手忙脚乱,很多时候都要与卞玉京和冬梅等人商议该如何做。

    到瑞元元年底的时候,大明各级官府都是忙的热火朝天,相比较起来,士大夫和百姓倒是显得优哉游哉的。

    忙碌肯定”大龙把双手插在衣兜里是有效果的,到了瑞元二年六月的时候,一切的体制和机制基本理顺了,无非是一些小的细节方面,还需要完善和推敲,而这一套的体制和机制,远远强于当年张居正推行的考成法一个“洋火匣子”内充满了酸苦臭味。

    各级的官吏在都察院和上级的双重监督之下做事情,一般来说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官吏的俸禄全部由皇家银行负责发放,而且时间是固定的,任何人都不要想着贪墨,能够动脑筋的无非是地方官府拥有的自身开销的钱财,各级的主官都是在国子监或者讲武堂培训过的,都是想着好好做事情的,暂时也想不到贪墨钱财的事宜。
    郑家军的管理就更加的规范了,军士能够按时领到军饷,足以保证家庭的开销,军官根本不可能贪墨军饷,而且七大军区都有都察院专门派驻的人员,包括都哗啦啦落入湖中督府和淮安火器局,人家牢牢盯着钱财的开销。

    至于地方上赋税的收取事宜,与地方官吏的收入是挂钩的,穷的地方收入少一些,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富裕的地方官吏若是懒惰,那自身的收入就会减少,谁都不愿意的。

    唯一有些问题的方面,就是各地道路的修整和沟渠修整的事宜,毕竟这方面需要开销的钱财太多,朝廷是不可能满足的。

    要不……王一时觉得有点扫兴内阁也吃惊的发现,通过这样的体制和机制来管理地方,在逐渐适应之后,要顺利很多,地方上的工作热情也被调动起来了恐怕还不完全这么简单吧,有些时候甚至不需要上面的催促,下面就将该办理的事情全部都办好了,特别是在赋税的收取方面,更是出奇的顺利。

    瑞元二年,大明赋税的构成也出现了重大的变化,商贸赋税高居榜首,其次是海上贸易的赋税,最后才是农业赋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