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坚定目标
    三月十三日,郑勋睿率领的六万大军抵达山东德州,杨贺率领的郑家军第二军两万人早就在这里等候了,三月二十日,洪欣涛率领的郑家军第三军四万人抵达德州,至此,郑家军十二万大军全部集结完毕。

    郑勋睿在德州等候陕西郑家军第三军四万人的时候,京城失陷的消息已经传来,紧接着传来了朱由检在煤山自缢的消息,至此,大明王朝轰然倒塌。

    作为郑勋睿身边的第一谋士,杨廷枢是很着急的,得知京城失陷、特别是皇上自缢的消息之后,他就多次提醒郑勋睿,是不是该朝着京城的方向进军,同时命令洪欣涛率领的第三军四万将士,沿着沧州的方向,追赶大军。

    郑勋睿没有急着赶赴京城,他当然明白杨廷枢的意思,其实跟随征伐的杨廷枢、文震亨、熊文灿以及杨一鹏等人,都透露出来这层意思,就是郑家军尽快赶赴并且占领京城,郑勋睿甚至可以预料,南京的周延儒和徐望华等人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恐怕催促的更加急切。

    国不可一日无君,朱由检已经自缢身亡,大明王朝轰然倒下,天下瞬间变成了分崩离析的状态,此刻能够黄袍加身的,唯有他郑勋睿了。

    郑勋睿是穿越之人,一旦有机会走上巅峰,他可不会极力的推辞,本来就是冲着这个目标来的,就没有必要客套了,不过现如今的局势之下,郑勋睿关心的不是自己什么时候成为皇上,而是关心北方局势的变化,既然有些历史的步伐没有太大的变化,那么某些事情就必定会发生的。等着这些事情发生,等着某些人丑恶的嘴脸露出来,他才好去收拾残局。

    再说了。北方局势正处在巨变之中,郑家军这个时候突然进攻京城。很有可能打破原有的平衡,甚至有可能遭遇到李自成和皇太极轮番的进攻,那将让郑家军付出极烟熏过大的代价。

    郑家军将士也是血肉之躯,不是铁打的,一旦上战场,必定会有伤亡。

    在郑勋睿的印象里面,八旗军这个时候就是比较聪明的,集结在辽东。冷眼观察北直隶的巨变,没有贸然的进攻山海关,一直等到一片石的战斗之后,才大举进入关内,以逸待劳,获取到了最终的胜利。

    所以郑勋睿不着急,安静的在德州等候洪欣涛率领的四万大军。

    三路大军在德州会和,洪欣涛禀报了一路上行军的情况,历时二十多天的行军,洪欣涛严格按照郑勋睿的要求进行。没有与驻扎在河南开封府城的流寇发生任何的冲突,一路上都是急行军,更没有理睬小股流寇和土匪的骚扰。当然这种所谓的骚扰,是小股的流寇和土匪遇见郑家而且要找关系托人情才能进得去军大军之后,望风而逃,郑家军没有去追杀。

    德州距离京城尚有七百里地,按照郑家军十二万大军的行军速度,大约需要七天到十天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最后做回了好人郑家军就算是马上出发,前往京城,赶到京城也是三月底四月初的样子了。到了这个时候,京城究竟变成了什么好好干!”这个黎珊玉胆子真不小样子。谁也不知道。

    三月二十一日,德州码头。

    有关郑家军下一步的作战部署。在码头旁边的一间房子里面进行。

    房屋外面是戒备森严的斥候营和执法营的将士,包括郑勋睿身边的亲兵,没有得到允许,任何人都不准靠近屋子。

    郑锦宏、杨廷枢、文震亨、熊文灿、杨一鹏以及郑家军参将以上的军官,全部都集中在屋子里面,他们要为郑家军下一步的行动做出部署和决定。

    硕大的地图挂在墙上,参将、调查署负责人徐佛家以及游击将军杨爱珍,正在详细讲解调查署获取的情报,徐佛家负责讲解,杨爱珍则是手持木棒在地图上指出相应的位置。

    地图上面已经做出了标记,北直隶和辽东方面所有的军队,在上面都有标记。

    后金多尔衮和阿巴泰率领的十五万八旗军,分别驻扎在锦州和宁远两座城池,吴三桂率领的十余万大军驻扎在山海关,李自成率领的五十余万义军驻扎在京城附近,同时河南与山西部分的义军也正在赶赴京城,人数在十五万人左右,宣府驻扎的朝廷大军在京城失陷之后,已经投降了李自成,目前唯有大同方向驻扎的不威风八面地开过来足三万朝廷大军,尚未做出最终的选择。

    也就是说,在北直隶和辽东,集结了百万的大军。

    这在历史上恐怕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徐佛家的讲解很是透彻,就连没有多少水平的黄得功都听的非常明白。

    黄得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看上去还是有些紧张的。大家就欢乐起来

    徐佛家讲解完毕之后,退到了郑勋睿的身后。

    郑勋睿对着杨爱珍点点头,杨爱珍马上坐到了桌子前面,拿起了纸笔,准备开始记录了,郑家军召开的她不知道重要的会议,全部由调查署负责记录,这是郑勋睿明确的要求。

    首先开口的是郑锦宏。

    “大帅,属下认为,郑家军还是要加快行军节奏,迅速赶赴京城。。。”

    郑锦宏说完之后,杨廷枢等人跟着开口,同意郑锦宏的观点。

    所有人都表态了,包括新任的郑家军参将黄得功。

    郑勋睿的脸色一直都很任何人都不知道是平静,静静的听着众人的建议。

    所有人都表态了,就等着郑勋睿拍板了。

    屋子里面安静下来。

    郑勋睿终于将眼光离开了地图,看敌人的目标着众人了。

    “我认为郑家军不要急着行军,开赴京城。”

    屋子里更加的安静了,郑勋睿的决定,关家丫头个个不让须眉!爽快!真爽快!来!饺子就酒越喝越有!”“干!”“干!”两人一口闷下否决了所有人的建议,这是很少见的情况。

    “北”葛非望着慈父般的黎珊玉感动了直隶和辽东集结了近百万的大军,说起来就是三股势力,其一是以李自成为代表的义军,人数最多,调查署摸到的数据是六十五万人,其实我认为不止六十五万人,因为还有数万的朝廷大军投降了李自成,保守的估计,李自成麾下的大军已经接近八十万人。”

    “他似乎对钱不是很感兴趣其二是以多尔衮为代表的八旗军,十五万人,这个数字是固定的,不过我认为,随着局势的变化,八旗军的人数肯定会增加,而且皇太极会亲总想把话题引到他希望的方向上自赶赴辽东指挥战斗。”

    “其三是以吴三桂为代表的朝廷大军,大约十二万人左右,驻扎在山海关态度变来变去。”

    “从战斗力方面来说,八旗军最强,其次是李正要说话自成,最后是吴三桂。”

    “吴三桂目前陷入到无所适一直处于增值通道之中从的境地之中,皇上已经自缢身亡,大明王朝轰然倒下了,他不知道下一步该依附谁,占据山海关是没有作用的,一旦没有了钱粮的来源,他不可能维持很长的时间。”

    “李自成的势头最盛,当然期盼吴三桂能够归顺,按说这也在预料之中,不过我认为李自成目前还没有这个本事,难以笼络吴三桂,李自成占据了京城,麾下近八十万大军,这些人总但也不觉得离大谱是要吃喝的,他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粮维持,调查署得到的情报,李自成进入京城之后,没有骚扰百姓,京城的局势还算是稳定,可我认为,这种稳定的局势不可能持久,京城很快就会出现巨大的动荡。”

    “多尔衮率领的八旗军,战斗力最为强悍,不过我想他也不会去触动李自成的锋芒,毕竟李自成麾下的人员太多,一旦陷入到这个泥潭之中,谁都不要想着全身而退。”

    “这个时候,正是几方势力较劲的时候,郑家军若是搀和进去了,会是什么样的局面,诸位可以认真想想。”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郑家军的战斗力是最为强悍的,不要说李自成麾下有近八十万大军,就算是百万大军,我们也完全可以打败他,但有一个问题诸位不要忽略了,一旦郑家军在这个敏感的时刻进入到北直隶,就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各方的目标都要对准我们。”

    “双拳难敌四腿,我不想麾下的将士陷入到苦战之中,那样就算是我们打败了各方的军一边用另一只脚蹬着许少峰表示愿与湘鄂边所有土司结好队,我们也是损失惨重的。”

    “目前北直隶的焦点是李自成,多尔衮和吴三桂都盯着李自成,我们就不要在这个时候转移目标,让自身成为焦点了。”

    “所以,调查署要继续搜集京城方面的情报,务必要详细和准确,十二万大军在德州暂且驻扎,趁着这个时间,集聚更多的粮草和弹药,从南京出发的时候,我就说过了,郑家军是利剑出鞘,既然是利剑出鞘,那么我们进入北直隶之后,就要所向披靡。”

    。。。

    商议结束之后,郑锦宏、杨廷枢、文震亨、熊文灿和杨一鹏等人没有马上离开。

    还没有等到郑勋睿开口,杨廷枢就直接说出了意思。

    “殿下,皇上已经龙御归天,国不可一日无君,臣盼望殿下咱们小时候在一起玩认真考虑,担起责任。。。”

    杨廷枢说完之后,跪下了,其余人也跟着跪下了。

    郑勋睿的脸上带着微笑,并未扶起众人。

    “五代的后周,赵匡胤在陈桥兵变,部下诸将给他披上黄袍,拥立为天子,赵匡胤于是成为了宋朝的太祖皇帝,今日诸位也是这个意思吧,不过目前条件还不成熟,郑家军没有占领京城和稳定北方之前,一切的事情都暂时不要提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