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局势的突然变化
    襄阳之战的胜利,让河南巡抚吴甡和总兵贺人龙更加的紧张,他们完全没有感受到高兴的滋味,兵部尚书、五省总督孙传庭下一步的作战计划是彻底剿灭张献忠,稳住河南的李自成,这个作战计划,对于吴甡与贺人龙来说,是巨大的压力。

    尽管内阁大臣、兵部尚书杨嗣昌提出来了十面埋伏、四正六隅的作战总部署,但这个部署不可能得到真正的落实,李自成和张献忠一直都在河南与湖广活动,真正紧张的还是河南巡抚吴甡、贺最重的是生命是blue人龙以及湖广巡抚方孔炤、总兵左良玉等人,其余的陕西、山西、山东、江西、四川以及南直隶和北直隶等地是不会操心的,也不会主动参与到厮杀和战斗之中。

    吴甡与贺人龙最为担心的还是李自成的行踪。

    张献忠遭遇到沉重的打击,甚至接近崩溃的边沿了,李自成不可能总是没有动静,若说李自成和张献忠之间矛盾重重,在张献忠遭遇到困难的时候袖手旁观,这说得过去,但张献忠遭受到生死存亡的局面,李自成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毕竟唇亡齿寒,李自成非常清楚,一旦张献忠被彻底剿灭,他就成为下一个目标了。

    从实力上面来说,吴甡与贺人龙无法完全遏制李自成,也就是说他们拥有的兵力,不足以与李自成抗衡。

    所以在孙传庭开始行动的时候,吴甡与贺人苏树东啤酒瓶砸在胖子头上的时候龙开始忧虑,开始高度关注李自成的行踪。

    湖广进入到梅雨季节,河南的雨水不是很多,相对来说还是干燥的。

    驻守在新野的贺人龙,派遣出大量的斥候。侦我倒有一种想法查李自成的行踪,他所持的观点是不主动去挑衅李自成,一旦李自成有什么异动。他也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吴甡与贺人龙的猜测,都是李自成有可能直接出兵郧阳府城。毕竟南阳府城距离郧阳府城不过六百里左右的距离,真的要驰援,十天之内就可以抵达并且参与到战斗之中,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新野和信阳等地阻止李自成的增援。

    可不要小看这个任务,贺人龙麾下不过区区两万人,还要驻扎在新野和信阳两地,当然襄阳之战结束之后,贺人龙及时进行了调整。将驻扎在信阳的大部分兵力都集中到新野来了,襄阳已经被朝廷收复,李自成从信阳增援张献忠的可能性几乎消失了。

    驻扎在新野的大军已经达到一万八千人,凭借着城池与李自成抗衡,按说凭借这点兵力,是无法与李自成正面对决的,就算是贺人龙在流寇之中有着贺疯子的名声,让流寇感觉到害怕,但兵力上玉兰树开花了面的悬殊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除非是贺人龙真的疯了。否则不可能与李自成展开正面的野战对决。

    内阁的书信,以及兵部的敕书,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可以说是近乎无情的,内阁和兵部要求贺人龙必须要阻止李自成增援张献忠,更要拼尽全力阻止张献忠与李自成之间的联合,若是出现这样的局面,导致朝廷剿灭流寇的整体作战部署受挫,吴甡与贺人龙两人就准备着进入到大牢之中了。

    这让吴甡与贺人龙压力山大。

    孙传庭大军从襄阳开拔的时间是三月初十,从这一刻开始,贺人龙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到了驻扎在南阳的李自成身上,经过斥候不间断的侦查。发现李自成没有什么太大的动静,因为湖广梅雨季节的来临。贺人龙很快得到消息,孙传庭大军停止了前进。就地驻扎休整,这让贺人龙稍稍松了一口气。

    到了四月初,孙传庭再次开始了进发,朝着郧阳府城的方向而去。

    郧阳方向,张献忠也摆出了决战到底的气势。

    这让吴甡与贺人龙异常的紧张,身在开封的吴甡坐不住了,冒着巨大的危险,亲自赶赴新野,与贺人龙详细商议之后,才勉强放心的回到了开封。

    时间到了四月初五,此刻孙传庭距离郧阳府城已经很近又轮着你这么嘟依人广娘没有答声了,大战马上就要爆发。

    经过长时间的侦查,贺人龙发现李自成没有增援张献忠的意思,这让他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李自成不打算在近段时间增援张献忠,他和吴甡两人都可以交差了,至于说未来的时间,李自成会不会突然率领大军驰援张献忠,那谁也说不准,再说李自成就算是率领大军赶赴郧阳增援,前后至少需要十天左右的时间,而且李自成也必须要考虑驻扎在新野的近两万的朝廷大军,那样增援的时间更会滞后,有了这接近半个月的时间,孙传庭率领的大军,按说也应该有不菲的战果了。

    两天之后,四月初七,勉强有些放心的贺人龙,接到了兵部尚书、五省总督孙传庭的信函,孙传庭在信函之中表明了,只要这三辆卡车始终处于他的视线范围内就可以郧阳之战将在四月初八正式开始,要求贺人龙必须阻他今日要亲自来监斩止李自成的增援,同时还要做好阻击张献忠逃往南阳的准备。

    贺人龙对孙传庭的来信,不是特别在意,孙传庭提出来的要求,他根本无法完成,从兵力上面来说,他无法阻止李自成增援张献忠,更无法阻止李同也被蒙住眼张献忠朝着南阳方向撤离,不过若是发现了什么异常,他倒是要及时告知孙传庭。

    为了防止意外出现,贺人龙给斥候下达了死命令回到家,从四月初六开始,全天禀报李自成所有的行踪,不管是白天还是半夜,只要有异常,都必须禀报。

    五天时间过去,郧阳之战已经开始两天时间了,李自成依旧没有什么动静,这让贺人龙相信了,李自成与张献忠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相互之间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斥候进入厢房的时候,脸上的神色不好。

    看见斥候的神色,贺人龙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郧阳之战已经打响了,这个时候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偏差。

    “总兵大人,属下侦查到李自成麾下的流寇,开始拔营出发了。”

    贺人龙的脸色瞬间变白了,李自成终于行动了。

    “快说,李自成离开了南阳府城,朝着什么地方前进了。”

    “情报还不是特别的清楚,属下侦查到了,李自成这次是倾巢出动。”

    “快、快去侦查,一天之内必须弄清楚详细情报。”

    斥候离开之后,贺人龙看着墙上的地图,神色变得焦急忧虑。

    郧阳之战刚刚开始,孙传庭显然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打败张献忠,当初襄阳之战之后,孙传庭若是率领大军马上进攻郧阳,或许张献忠没有多少的准备,战斗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可襄阳之战过去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了,孙传庭才开始行动,这个时候张献忠早就喘过气来了,至少做足了准备。

    当然李自成这个时候前去增援,问题也不是很大,贺人龙可以在新野阻止李自成的增援,同时孙传庭也能够做好充足的准备,迅速调整作战的部署。

    内心里面,贺人龙有些希望李自成离开南阳,前去增援张献忠,这样河南的局势能够平稳很多。
    茴蜜田坚持着互助的方针
    这一夜,贺人龙根本睡不着,他在焦急的等候斥候的情报。

    天刚刚亮,斥候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斥候行军礼的时候,贺人龙挥挥手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快说,侦查到了什么,李自成朝着什么方向进发了。”

    “禀报总兵大人,属下侦查到了,李自成老头儿的几个孩子如何不孝顺的确是全部开拔,朝着裕州的方向而去了。。。”

    斥候的话语尚未说完,贺人龙的身体就开始颤抖了。

    最可怕的局面终于出现了。

    到了这个时候,贺人龙明白了一切,张献忠和李自成两人的确是联合作战了,并且经过了详细的计划,张献忠在郧阳摆出了死守的架势,吸引孙传庭的全部兵力,一旦战斗打响,李自成将以最快的速度离开南阳,朝着开封的方向进发,突袭开封。

    开封的守卫力量是很薄弱的,河南的重点兵力,几乎都集中在新野和信阳一带了。

    一旦李自成包围了开封如果他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府,孙传庭我便作最简单的盘算就不可能在郧阳和张献忠死拼了,必须要驰援开封府,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我不让你走!”他亲吻了四萍这个时候,主动权就到了流寇一边,张献忠可以这些事还是知道的死死拖住孙传庭,让李自成攻下开封府。

    一旦开封府失守,将引发轩然大波,这个责任吴甡与贺人龙都是无法承受的,孙传庭也无法承受。
    有的说是“支原体”
    这个计策太完美了。

    脸色骤变的贺人龙,看着身边的亲兵,一字一顿的开口了。

    “你们马上去给巡抚大人和孙大人禀报,就说李自成与张献忠联合作战,他们见到丈夫安然无恙真正的目标是开封府,张献忠在郧阳摆出死守的架势,就是吸引孙大人的注意力,李自成在这个时候突然进攻开封府,若是开封府没有驰援的力量,很快就会失陷。”

    亲兵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贺人龙再次开口了。

    “禀报吴大人,一定要死守开封府城,我马上率领军士增援,同时请孙大人尽快率领大军驰援开封府城。”

    “两天之内,这个情报必须送到京城,恳请兵部调遣大同、榆林等地的边军,驰援开封府城,否则开封府城就危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