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送别恩师
    郑勋睿食言于公她很优秀了,他没有按照徐光启的要求马上离开京城,回到延绥镇去,而是选择留下穿黑色的百褶裙来了,徐光启的情况,让他意识到,恩师去世也就是这几天的时间了,他必须留在京城,至少为恩师送行,让他回到京城是内阁的敕书,不是皇上的圣旨,所以他没有必要去拜见皇上,不过他的父母都在京城,既然回到了京城,那是肯定需要去见见父母的。

    至于说是不是去见一见文震孟,郑勋你再忍一忍睿有些犹豫,最终还是作罢,他在掌声更加强大京城的行踪不可能保密,如此的关键时刻,还是不要去见文震孟,免得引发议论,再说他猜测到了,徐光启病逝之前,一定会向皇上举荐内阁次辅的人选,这个人选很请他出面拍下这块地大的可能性就是文震孟,自己要是去拜见文震孟了,适得其反。

    郑富贵、马氏和孙氏一切都好,在京城生活的还不错,也结识了一些朋友,郑富贵毕竟是读过书的,谈吐不错,看她茫然地看着周围上去也是经历过风霜的,加上家里的钱财不少,生活方面不用担忧,所以来到京城大半年的时间,结交了一些朋友,精神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对于郑勋睿的突然到来,他们当然是吃惊的,不过儿子回家了,父母肯定是高兴的。

    郑勋睿留在父母这里,哪里也不去,静静的等候消息。

    温体仁没有想到,徐光启竟然会委托他将信函借给皇上。

    徐光启在朝廷之中的威望,是他无法比拟的,人家的年纪也比他大很多,说的不客气一些,当初徐光启若是担任内阁首辅,温体仁发动进攻的可能性为零,他没有如此强烈的自信,毕竟徐光启品行高洁,从来不掺合到党争之中,也很少背后算计他人。

    能力出众、品性高洁,这样的大臣正是皇上所渴望的,所以年逾七旬的徐光启,就算是病魔缠身,甚至无法参与早朝,依旧在内阁次辅的位置上面,多次申请致仕都没有得到批准,温可是体仁很清楚,他是比不上徐第一个想到的光启的。

    徐光启已经到了最后的时间,无法继续支撑了,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温体仁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悲哀,应该说徐光启对他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影响,如今他是内阁首辅,徐光启更是不形成威胁了,但是身处巅峰的温体仁,突然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抗衡的。

    徐光启的信函,是直接给皇上的,温体仁不敢拆开看,接到了信函之后,他只是略微的思索,就承奏给皇上了,还特意的强调了几句话。

    郑勋睿来到京城的事宜,温体仁也是知道的,但也没有打算见一见,除非是郑勋睿主动拜访,但这样的可能性很小,郑勋睿甚至没有去拜访文震孟,肯定是对京城吗,目前的局势有分析的,这让他对郑勋睿的看法,更加的深邃了一些。

    十月初九,噩耗传来,太子少保、文渊阁大学士、内阁次辅徐光启病逝。

    徐光启是卯时病逝的,不过一刻钟之后,郑勋睿就得知了消息,他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赶赴徐光启的府邸。

    应该说这样做是有些唐突的,徐光启的身份不一样了,病逝之后,家人会在第一时间禀报朝廷,皇上或者是亲自来,或者是派遣太监前来慰问,接下来葬礼的事情,内阁会派遣专人负责,徐光启是在内阁次辅的等待飞赴巴黎位置上面病逝的,这是朝廷的大事情,皇上都会重视。

    若是郑勋睿遭遇到太监,或者是内阁派遣的官员,那他就是要受到弹劾的。

    死者为大,何况是真正帮助过他的恩师,这一刻,郑勋睿想到的就是去告在北京人堆儿里别,其余的暂时不要管,至于说有人弹劾,那也无所谓。

    徐光启静静的躺在病榻上面,尚未入殓。

    郑勋睿是第一个赶到的,也是徐望华直接带进卧房的。

    看着徐光启安详的面容,郑勋睿跪下了,尽管他穿越之后,有好几次的下跪,可是这一次是真心的下跪的。

    “恩师,学生送您最后一程,学生没有按照您的要求离开京城,恳请您原谅,学生在您的面前许诺,一定要保住大明的江山,要保住大汉民族的荣耀,学生说到还让咱镇上的老百姓围着看大戏做到,毕生都会竭尽全力的,愿恩师在天之灵保佑学生。”

    跟着跪在一边的徐望华,脸色微微有了变化,郑勋睿的这些话,他当然能够听懂。

    拜别了徐光启,郑勋睿迅速回到了家里,向父母告别,他不能够继续留在京城了,否则就真的如同徐光启说的那样,会遇到很多难以预料的事情了,温体仁已经是内阁首辅,而且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可是他没有打算接过橄榄枝,这在一般人看来是不可理喻的,如此好的机会,为射门不能够抓住,可惜郑勋睿不是一般人。

    洪欣涛等人早就做好了准备,和郑勋睿一同迅速离开了京城。

    皇上得知徐光启病逝的消息,沉默了好长的时间,宣布暂停早朝,以表示对徐光启的哀悼,皇上登基已经七年的时间,真正信任的大臣而且很少,让他失望的大臣更多,可徐光启是他自始至终都信任的大臣之一。

    很快,皇上安排司礼监太监、提督京营的曹化淳代表到到徐光启的家中去表示哀悼,同时要求内阁首辅温体仁和内阁辅臣文震孟两人协商负责徐光启的葬礼。

    皇上派曹化淳去徐光启的府邸表示哀悼,这是很好理解的,但是派遣温体仁和文震孟两人负责徐光启葬礼的事情,这就让人琢磨了,文震孟不过是内阁辅臣,而且在内阁中排名是在后面的,如今不过是东阁大学士,以这样的身份,去参与和主持内阁次辅徐光启葬礼的事宜,是不是意味着什么。

    曹化淳、温体仁和文震孟等人很快赶到了徐光启的府邸。

    众人的心思是不一样的而她充当的角色只是一位观众,特别是文震孟,显得很是悲哀,他能够进入内阁,徐光启是有着主要作用的,当然这里面还有郑勋睿的原因,而且皇上是很信任他的,前不久商议姚希孟的事情的时候,皇上就听从了他的意见。

    郑勋睿回到京城来,文震孟是知道的,他一直都一人伤及内脏有些担心,担心郑勋睿来拜访自己,不过郑勋睿没有来拜访自己,而且他刚刚得到了消息,郑勋睿在拜别了徐光启之后,已经离开京城,赶赴延绥去了。

    这让文震孟非常的感慨,也隐隐感觉到了,郑勋睿回到京城,拜见了弥留之中的徐光启,一定是说了很多事情的,徐光启病逝,在朝廷中肯定会引发震动,至少内阁辅臣会盯住内阁次辅的位置,看看是谁能够成为内阁次辅。

    文震孟也有一种感觉,他可能会成为预备人选,这种感觉来自于诸多方面的分析,特别是郑勋睿此次回到京城,没有拜访坚持认为自己是汉刘邦的后代他,让他坚信自己有可能成为内阁次辅。
    同样有这种预测的,还有温体仁。

    尽管说徐光启是内阁次辅的身份,可是在朝廷之中的威望和影响,丝毫不亚于内阁首辅,甚至得到了皇上更多的信任和依赖,徐光启举荐的人员,皇上基本都是重用的,如今徐光启病逝了,这让温体仁想起了徐光启拜托他交给皇上的那封信函。

    不知道为什么,温体仁想到了三国里面,死诸葛算计活司马的故事,他是真正的感觉到徐光启的厉害了,不要看人间平时不温不火的,可是在关键的事情上面,就是能够把握住,这一次徐光启拜托他呈奏给皇上的信函,从一定意义上面来说,就是内阁首辅与内阁次辅的建议,皇上看了这样的信函,内心一定是有触动的。

    也许这份信函里面,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有举荐内阁次辅的事情。

    徐光启已经病逝了,看着徐光启安详的面容,温体仁有些无语,大臣做暗娼就不用说了到按礼节要跪下磕头了这个份上,无疑是荣光的,崇祯元年到现在,内阁大臣如同走马灯一样的调整,能够善始善终的寥寥无几,但徐光启一直都受到了皇上的信任,就算是病魔缠身,不能够理事了,也是担任内阁次辅,这绝不是皇上无原则的信任,这表明徐光启的能力是绝不一般的。

    徐光启的葬礼非常的隆重,皇上赠徐光启少保,让徐光启成为了三师三孤之中的一员,想要获得三师三孤的称号是非常难的,可见皇上对徐光启的重视。

    徐光启的谥号文定,这也是非同一般的谥号了,可谓是对徐光启一生的高度评价。

    朝廷四品以上的大臣,悉数参与了送别仍那么望着他仪式,徐光启的老家在南直隶的松江府,按照其本人的意见,是要安葬到家乡去的,皇上同意了徐光启家人的要求和本人的遗愿,而且派遣了一名太监,负责跟随徐光启的灵柩回到松江府去。

    徐光启的葬礼结束,皇上下发圣旨,东阁大学士、礼部左侍郎文震孟,进文渊阁大学士,礼部尚书,赐太子少傅,参赞机务。

    这意味着文震孟正式成为内阁次辅。

    没有举荐,没有会推,这次是皇上直接下旨的,其中的意味,诸多的文武大臣都是明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