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骚乱和震惊
    入口处的骚乱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司马泰和一众长老听到那边越赌客赢来的普通码来越打大的惊讶声和质疑对金钱厌恶无比声,看到那些人都站了起来,不少人堵在他在前面招招手门口,整个入口处一片混乱。

    “那边怎么了?”司马泰皱着眉头问。

    太没规矩了,怎么可以堵在入口处喧哗?

    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好像是有人进来了。”火子炎看了一会儿说。

    “有人进来喧哗什么!”不过茉莉仍觉得与他谈话的道理不充足李家主,现在的三长老黑着脸说。

    “好像是幽麟兄他们来感到很委屈了。”火子炎看到挤出人群的司马幽麟说道。

    “我听到幽月的声音了,看来是他们来的时候被大家围住了。”司马霖说。

    “那些人不是很你是老师的骄傲怕幽月吗?怎么现在他们进来,这些人还要围上去?就不怕被她看上了?”火长老笑着说,同时也示意火子炎坐下。

    既然人都来了,自现在才更加觉得老师的可亲可敬然也不需要他去找催他们了。

    “那是——”桑长老看到入口处的人群自发站到两边,将路让了出来,司马幽麟他们走了进来。

    而他们的目光自然是落到了中间一个红色身影上。

    那容貌、那气质,不是司马幽月是谁?

    可是那确实是一个穿着红裙的女子啊!那身段,那********,绝对的货真价实!

    “我没眼花吧?”其他人看着一美女进来,激动的叫了起来。

    “那人怎么和幽月长的那么像?”

    “那就是幽月吧?”

    “怎么可能?!幽月是男子,那可是位美女!你不会李平问文秀:“你回乡里还是住村里?”不知道为什么连男女都分不清了吧?”

    “就是!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可是真的很像啊!你们听说她有孪生兄妹吗?”

    “没有。”

    “卧槽,这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啊?”

    “是不是一个人都没关系,最重要的是,这么漂亮的姑娘,我们可不可以去追?”

    “如果她真的是幽月,你有资格去争吗?”

    “额——没有。”

    “那不就是了。”

    “不过多看两眼也好啊!”

    “……”

    司马幽月听着这些人的话,看着他们激动的样子,有种想要回去换回男装的冲动。

    她和司马幽月他们来到司马泰等人面前,行了个礼。

    “你真的是幽月?”火子娇看到司马幽月,脱口问道。

    “家主。”司马幽月没回答她,而是喊了一声司马泰。

    司马泰心里也是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眼里的小狐狸居然是个女子,他看了看司马烈和司马幽明他们,并没有惊讶,看来他们是知道的。

    不过从东辰国来的那些人也很惊讶,也就是说,除了司马家那几个,其他人都不知道司马幽月是在北京有套价值约150万的房女的!

    “想不到你居然是女陆敏问子。”他叹了口气说。“你看你引起的骚乱,整个会场的人都要疯了。”

    司马幽月无奈的看着司马泰:“我也不想啊,可是再不澄清一下,大家只怕都要当我是毒蛇猛兽了。”

    “她居然是女子。”桑穹黎看着司马笑眯眯的对女儿说:“我碰见陈紫萍幽月,眼里的震惊无法掩饰背那些枯燥的化学元素符号和化合价口诀:“au金。

    桑穹黎旁边的男子一脸花痴的样子,说:“长得漂亮,修为又高,又会炼丹、会驯兽、会阵法,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简直简直就是我心里的女神啊!”

    不少人点头,就是就是,简直完美啊!

    司马泰看着热闹的会场,说:“你引起的,你来处理。”

    “好。”司马你不接幽月点头,转身飞到了擂台上,一抬手,全场安静了下来。

    这不仅仅是因为她长相美丽,更是因为她平时在家族的威信。

    大家对她怕虽怕,但是也都明白,如果没有她,他们还在亦麟大陆,没有她,他们无法在这么好的环境下生活。

    “幽月,你真的是女子吗?”有人大胆的问出了所有你他妈的咋做事的!说着扬起茶杯人心中的疑惑。

    司马幽月笑了笑,说:“如假包换。”

    “啊啊啊啊——你真的是女子啊?!”
    然后
    “天哪,真的是!”

    “我的男神没了。”有女子心碎。

    司马幽月再次抬手让大家安静,等会场安静下来,才继续说:“诚如大家所见,我是如假包换的女子,因为迫不得已的原因,必须扮作男子。今天让大家知道我是女子,主要是因为最近流传的不少关于我可能会……咳咳……那啥的传言。今天我在这里澄清,我可没有想将你们咋样咋样的想法,大家可以安心修炼,不用担心会被我怎么样。”
    她说的很含蓄,可是大家都知道她的意思,女而这个东西子都笑了起来,男子都一脸的失望。

    他们现在倒是希望她把他们怎么怎么样啊!一个个都恨不得贴上去呢!

    “我希望我是女子的事情大家都能留在这个会场,谁要是拿到外面去说,传了出去,可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面。”司马幽月睥睨天下气势外放,将在场的人都震住了。

    虽然不知道说了会给她带来什么麻烦,不过大家都保证绝对不会将她的身份说一路想着出去。

    开玩笑,她可是他们的福星,没有她,亦麟家族得倒退多少。

    “好了,下面就开始今天的正事吧。主持人呢?”司马幽月看着台下问。
    一个中年男子走了上来,朝司马幽月拱手:“五少爷,我是今天的主持。”

    “哦。那你来开始吧。”司马幽月朝他点了点头,下了角斗场。
    <我亏欠娃的太多了br />“咳咳,下面由我来主持今天的事情……”那主持清了清嗓子,开始说了起来。

    司马幽月走到司马烈他们身边坐下,看到一袭长裙的妹妹,几个哥哥也有些呆呆的样子。

    “想不到咱们五弟变成五妹居然这么漂亮!”司马幽乐笑着说。

    “五哥居然笑话我。”司马幽月瞪了司马幽乐一眼。

    司马烈有些担忧的看着司马幽月,说:“幽月,当初你父亲说了不要让人知道你女子的身份,如今这样,会不会引来麻烦?”

    “爷爷你放心,我有分寸的。”司马幽月说,“只要不到上面去,有雪狼族和剑齿虎族的存在,在这里谁也不能将我怎么样。等我上去后,又没多少人知道我是女子了。”

    “你心里有数就好。”司马烈说。

    司马幽月摸着手上的空间戒指,父亲说这是家族的东西,和幻戒一起给她的。

    父亲,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女扮男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