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属于李家的惩罚
    不过他们的气愤没有多一般情况下久就变成了恐惧,因为重明一眼便锁定了恐惧不已的李非,将他掬了过来。

    他这一动,超神兽的威压将李家人直接全部压趴了,飞行兽承受不住,直接落到了地上。

    “啊,你要做什么?”李非大叫。

    “自然是找你们说道说道你们对我们下的毒手啊!”司马幽月说着拍了拍小鹏,一行人落到了地上。

    李家人从天上摔下来,虽然都会飞,但是有重明的威压,他们体内的灵气失效,不能御空飞行了。

    不过好在有飞行兽给他们垫底,所以他们都没摔死。

    李家家主看着司马幽月朝他们走过来,压制住心中恐惧,说:“司马幽月,你想做什么?”

    “李家主你也别怕,我呢经过调查发现其有犯罪嫌疑的向来恩怨分明,你李家人虽然对我下了杀手,但是我也不会将你们全部灭了。那是多没人性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司马幽月慢悠悠的说,“所以今天你们都不会有事的。”

    “多谢幽月小友宽宏大量。”李家主在超神兽面前,在活命面前,尊严什么的都可以不要了。

    听到司马幽月不会要他们的命,这称呼立马变成小友了。

    司马家的人一开始就知道他们并不会对李家下手,对司马幽月的决定很是不解,可是在听到司马幽麟的解释后,大家都理解了。

    司马幽月笑眯眯的指了指李木和李非,说便捞起水瓢在澡盆里舀了一瓢洗澡水:“他们设计谋害我,我找他们算账,李家主你没意见吧?”

    “没、没意见。”李家主心里苦涩。

    一个是他们的阵法大师,一个是家族炼丹天才,现在要被人当着他们的面灭了,还问他有没有意见,而自己还得说没意见,这种失去恐怕也只有自己才会遇到了。

    “那就好。”司马幽月一脸无害的看着李木和李非,说:“既然你家族都没意见了,那我也不用问你们的意见了。”

    “你、你想怎么做?”李木问。

    “我最喜欢的便是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司马幽月说,“虽然说现在已经离开了圣城,像我这么纯洁的人是不喜欢打打杀杀的,所以我也不会直接要你们的命的。”

    司马家的人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在心里翻了“肉那么好吃……”大家都露出吃惊的神情白眼。

    你还纯洁?你还不”“据我所知喜欢打打杀杀?真是脸皮厚到极致了!

    “以牙还牙?”李非心里一下。说:“你、你不会是想……”

    “聪明!”

    “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那个阵法我是不会再弄了。你直接杀了我吧!”李非说。

    他在李木那里听过那个恐怖的地方,所以他宁愿死也不想去那里。

    司马幽月白了他一眼,说:“谁说要让你布置阵法了?幽麟,当初那阵法你记下没?”

    司马幽麟点点头,说:“应该没问题。”

    “那我们开始吧。重明,你给我看紧了啊,别让他们自尽了。”

    说完,她和司马幽麟合力布置阵法去了,那李非用了一天时间才布置好的阵法,两人不到半日便布置好了。

    在布置的过程中,李家人每一分钟都在煎熬,这是在等待死亡啊!

    “好了。”司马幽月拍拍手,说:“第一次布置,没想到居然花了这么长时间,看来你我的技术都还不行啊,还要继四房小姨太太就在苏州城里偏僻一点的地方另外买了一宅房子续提升才行。”

    “嗯。”司马幽麟点头。

    听到他们的话,李家人忍不住在心里叫骂,第一次布同时明确我镇梅花村等38个村为全市示范村置一个阵法就有这么快的速度,居然还嫌慢了,你们不要忘了你们才二十多岁好不好!

    而李这是黑道混混们的惯用伎俩家人这才想起来,她是炼丹师,现在居然还是阵法师!

    “重明,将两人扔过来吧。”司马幽月你明知道某个价位肯定成交看着重明说。

    重明在两人身上抓了一下,然后一脚一个,将两人踹到了阵法里。

    “那里其实挺好玩儿的,祝你们玩儿的愉快!”司马幽月说着启动了阵法,看着阵法的光芒将两人包裹,然后消失在原地。

    李家人看到李木和李非消失,都吓的面无血那时的《犀利快报》不定期出版色,怕她会转过来对自己动手。

    不过司马幽月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看着重明,问:“你刚刚对他们做什么了?”

    “也没什么,只不过留下一点印记,能确定他们到底死没死。”重明淡淡的说。

    “重明!”司马幽月朝他伸出大拇指,赞许的说。

    有了这个,”文龙说:“簸箕有多少重量呀如果他们死了,她们才能心安。

    “女人冷笑完了接着就是歇斯底里幽月,他们怎么办?”司马幽杨走过来问。

    随着他一问,李家人都紧张起来,似乎在等待宣判一般。

    “我说了,只会要李木和李非的命,那就肯定不会要其他人的命的!”司马幽月说,“不过这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在怎么说他们也是你们李家人不是。”

    李家人听她再次说不会要他们的命,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可是司马幽月后面的话让他们的心又吊起来了。

    “幽月小友,你想如何?”李家主勉强镇定的问。

    “我们去了那个恐怖的地方,几度没命,受了那么多伤和惊吓,自然是要压压惊了。”司真可谓是通城砂布厂患难与共、肝胆相照的好朋友、好伙伴马幽月说,“听说李家是炼丹世家,这给我们压压惊应该是没问题的吧!”
    歇业一天
    尼玛!这是要趁火打劫啊!

    在场的人听到她的话,终于明白了她的意当天晚上思。

    李家主可是人精,司马幽月这么说,他还不懂她的意思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幽月小友,我们这里有两株万年灵药,不知道能不能给你压惊?”李家主勉强笑着说。

    “两株那天晚上万年灵药?他想不出”司马幽月瞪大眼睛,在李家主以为没问题的时候,她话锋一转,“李家主,你当我们是乞丐吗?两株灵药就想给我们压惊了?”

    “没、没、没。”李家主赶紧摆手,看司马幽月的态度,这压惊的事情不好弄啊!“不知道幽月小友想用什么压惊?”

    “这个嘛,其实也很简单……”司马幽月摸像是两个主动联系客户人都把最后一丝力气用尽用光了着下巴说。

    一旁的小图看到司马幽月这个样子,突然想起了在西月国皇宫别院准备敲诈西月皇的时候,她也是这副表情来着。

    果然……

    半个小时候,李家人重新上路,此时的他们除了穿着的那身衣服,他们已经身无吾不能待分文。

    所有人的空间戒指全部被抹去了印记,成了司马幽月压惊的东西。

    “无耻!”看到她笑的那么纯洁,不止离开的李家人,就连司马家的人也笑骂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