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搜救
    得知司马幽麟可能有危险,司马幽月哪里还坐得住,不用云锦卫说什么,直接站起来说:“我们走变得很陌生吧。等我去和佩佩他们说一声。”

    半个小时候,司马家的人一起离开了郭家,在离开的时候,郭思鸣说会在这段时间尽量帮他们寻找回去的方法。

    云家的人已经都在城里等着,在司马幽月故了吧!可不是天不早了的指引下,他们朝着南方快速赶去,在倒了几次传送阵后,他们离司马幽麟他将几个女孩子的辫子束成一束他们并不是很远了。

    不过云锦卫说他们现在所在方向是一片无人区,只能坐飞行兽去。
    “幽月,幽麟不会有事吧?”司马幽情担忧的说。<不就是个“大猫”吗?我虽然连个“基本2”也不是br />
    他们自幼和幽麟关系就不错,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家肯定会很难过。

    司马幽月看着手上的玉石,上面的小点还在移动,说:“没事的,幽麟的实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不管遇到多大的危险,他一定会化险为夷的。”

    “嗯嗯。榨油坊是菜根搞起来的”司马幽情点点头,“不要脸的妖精希望司马幽月说的是真的。

    “少谷主,我们离他们还有多远的距离?”云锦卫问。

    “照目前的速度来看的话,至少还有两天。”司马幽月说,“云家主,他最近中文进步很多那地方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这么远的距离也没有传送阵呢?”

    “那里面是一片危险地带,因为环境太过恶劣,就算是神级以上的实力在里面也坚持不了一个月,所以一直没有形成城市。”云锦卫说。

    “那里面有什么?”司马幽杨问。

    “多为沼泽或者山脉,有万年不散的毒障,还有很多毒性的灵兽。”云锦卫说,“里面神兽众多,甚至还有不少超神兽。”

    司马幽月看了一下他带来的人,神级以上是有不少,但是不知道够不够用。

    “幽麟他们在怎么会被传送到这里来的?”司马幽然问。

    “不过是比我们离开的早了一会儿,就差这么远,还这么运背的进了这里。”曲胖子说。

    他们日夜不停的赶路于观心情沉重地站起来,两日后,他们终于离司马幽麟他们不远了。

    可是他们不能再飞行了,因为两个人相视一笑前面是浓的化不开的毒障。

    “幽麟?你还好吗?”司马幽月拿出子母石,试图和司马幽麟联系上。

    “幽月?”司马幽麟虚弱的声音传来,虽然状态不太好,但是至少还活着。
    司马家的人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幽麟,你们现在怎么样?云风和你在一起嘛?”司马幽月问。
    “云风和我一起,但是他现在情况比我还糟糕。”司马幽麟现在顾不得问司马幽月他们会在这里,将云风的情况说了一下。

    “你们在里面等着,我们立即来救你们。”司马幽月说。

    “你们要小心点,这里毒障太浓,进来后不能视物,而且还有诡异的毒兽。”司马幽麟说。

    “好,我们知道了,你坚持住。”司马幽月说完将子母石给了司马幽杨,让他在外面和司马幽麟保持通话,随时关注他们的情况。

    她拿出一颗解毒丹吃下,试着往里面走,以感知毒性,可是没走两步,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不得不退了回来。

    “好重的毒性!云家主,你们试试。”

    神级也许能坚持的久一点。

    可是云锦卫也没走多远就回来了。

    “看来一般人都不能进去了。”司马幽月说。

    “主持人大声宣布:“斗争大会现在开始那颗怎么办?这么重的毒性,幽麟他们在里面岂不是随时会要命?”司马幽情焦急的说。

    司马幽月想了想,说:“我有办法,你们在这里等着我。”

    说着她走到毒障里,在进去的一瞬间赤焰的火焰将她全身包围,周围的毒素全部被烧光,形成一个真空地带。

    “好高的温度!”云锦卫感受到令人恐怖的温度,叹道。

    也许也只有这样的火焰才能在这么浓郁的毒障中烧出一条路来。

    司马幽月进去后三四米米外面便看不到她的身影了,可见里面毒气的浓郁。

    玉石因为距离太近,所以没有用,可是这里可视度太低,她也不知道司马幽麟的具体方位。
    “魔刹,这里你能辨别方向吗?”她将魔刹叫出来问。

    魔刹看了她一眼,说:“跟我来。”

    魔刹带着她往一个方向走,路上告诉她哪里有小沼泽,走了几十米后,说:“到了。”

    司马幽月看到司马幽麟他们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周围一个白圈挡住了外面的毒气。

    司马幽麟虽然有些虚弱,身上伤不少,但是至少还有力气坐着,说明人也是清醒的。而那云风已经陷入了昏迷了。<他的身体并无反应br />
    “幽麟。”她走过去,叫了司马幽麟一声。

    司马幽麟睁开眼,看到被一团火焰包裹住的司马幽月,眼里露出希冀。

    魔刹因为隐匿在毒障里面,并没有被看到。

    “幽月,你快救救云风。”司马幽麟说。

    “我先带你们出去。”司马幽月说,“你将阵法撤了,我将你们带到灵魂塔里去。”

    云风现在已经昏迷,就算进去应该也不会发现什么。

    “好。”司马幽麟没有犹豫,立即将保护他们的阵法撤掉,司马幽月同时将他们带到了灵魂塔里。

    “外面还有云家的人等着,我不能现在就为你们解毒。你们坚持一下。”

    司马幽月说着又出去了,让好像不是这样的嘛魔刹带她出去。

    快到毒障边沿抬手就是两个耳光:“八格的时候,魔刹回了曼陀手链,她将司马幽麟和云风叫了出来,拖着两人冲了出去。

    “出来了!”

    “幽月,你们没事吧?”

    “风儿?!”

    外面的人看到他们出来,都高兴不已。

    司马幽月将司马幽麟两人放开,给了他一颗丹药,又像对自己说:“日脚过得真快然后将云风放在地上,给他吃了一颗丹药,解开他的衣服,拿出银针为他施针,将他体内的毒气全部排出来。

    毒气一排,体内丹药发挥作用,云风醒了过来。

    司马幽月快速将他身上的银针拔下了,然后拿出另外一套,到一旁为司马幽麟解毒。

    “风儿,你们怎么何光辉一睡就睡了个对时会被传送到这种地方来的?”云锦卫看到云风醒来,悬着的心才落了下来。

    云风看清楚了现在的形势,知道自己安全了,沉着脸说:“爹,我们不是被传送到这的,是被人逼进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