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襄阳失陷(6)
    襄阳府衙的李知府,得知张献忠率领流寇准备攻打城池的消息,急的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接二连三的给巡抚大人写去文书,恳求巡抚大人派遣大军驻守襄阳府城,毕竟襄阳府城气势恢宏,历史悠久,城内的士绅富户人数众多,而且襄王小东进为1939年农历腊月26日生人(罗东进朱翊铭的封地也在这里,襄王的府邸也在府城之内,不要看大明的王爷无权无势,可是万一出现了什么闪失,那各级官府的罪责就很大了,闹不好就是跟着掉脑袋。

    巡抚方孔炤的书信到了襄阳府,巡抚衙门的文书也紧跟着到了府衙,看到了巡抚大人的书信之后,李知府放心了,巡抚大人对襄阳府城还是重视的,一口气派遣了两万的军士来镇守襄阳府城,有了这两万军士,加上守备衙门的两千军士,以及驻守在汉水的五千襄阳水军,守卫襄阳府城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两万军士抵达襄阳府城的时候,李知府亲自到城外去迎接,并且专门设宴,款待了领军的参将,襄阳府城内早就腾出来地方,让两万大军驻扎,为此守备衙门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腾出了大部分的营房,自身的两千军士,挤在很小的地方,毫无怨言,人家是来爱到哪里自己想帮忙守卫城池的,理应得到很好的照顾。

    可仅仅三天时间过去,李知府就忍不住了,愤怒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进入城池的两万军士,毫无约束,根本就没有守在军营里面,每天都是自由的进出营房,到大街上去寻欢作乐,进入青楼和姑娘玩过之后,不给一钱银子。进入酒楼吃饭之后,更是大喇喇的离开,掌柜不敢开口藏青色西服裤讨要酒钱和饭钱。有一个伙计看不过去,出面讨要银子。结果被这些军士打的晕死过去,差点丢掉了性命,更加可恶的是,这些军士居然敢在大街上公开调戏女子,闹得襄阳城内的女子都不敢出门了。

    诸多的商贾更是吃不消,这些军士到了大街上,看好了什么东西,拿起就走。不会付银子,谁要是敢于讨要,紧跟着就是打骂。

    这哪里是军人,整个就是无赖。

    府衙和县衙被前来告状的人包围了,知县要求巡捕房处理此事,谁知道这些军士居然公开到巡捕房闹事,将巡捕房砸的稀烂之后,公开带走了被扣押的军士。

    当然这些军士还是很明智的,遭受他们欺负和侮辱的都是寻常百信,那些大户人家和士绅富户。他们是不敢动的,指着老八:“老王八蛋非常恼火要是惹到了这些人,恐怕总兵大人都保不住他们。

    整个的襄阳府城她伸手在他的鼻子上刮了一下。被闹得乌七八糟,李知府实在是忍不住了。

    马上就是春节了,襄阳城内的老百姓,都想着能够好好过年,先前听说流寇要外界没有第三个人知晓的攻打襄阳府城,大家都是人心惶惶的,好不容易盼来了守卫城池的军队,以为一切都安宁了,可以好好过节了。谁知道进入到城池的军士,就是一帮*裸的土匪。这些军士在襄阳府城驻扎的时间长了,不等流寇来进攻。恐怕城内就要闹出来大事情。

    李知府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请来了领军的参将。

    参将进入府衙厢房的时候,头是昂着的,大概也知道是什么事情。

    李知府的脸色不好看,遇见了这么多的事情,他的心情不可能很好。

    “参将大人领兵来守卫襄阳府城,本官表示感谢,不过这些军士进入城池仅仅三天的时间,没有破坏你们自从他们两人认识后的家庭就有无数的百姓前来告状,而且参将麾下的军士,居然砸了县衙的巡捕如果赢了房,如此的作为,让本官非常为难,参将大人若是不能够约束下面的军士,那本官可就要动手了。”

    参将是总兵左良玉的心腹,自然没有将李知府看在眼里,不过他还是不能够过于得罪李知府了,要知道人家是四品的文官,可以教训和收拾他这个三品的武官。

    “李大人何必如此说,本将不知道发生了这些事情,回去之后,仔细询问,约束下面的军士。”

    参将的回答,让李知府气不打一处来,三天时间出现了这么多的事情,要说参将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襄阳府城虽然很大,但消息传播还是飞快的,城内的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参将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此的回答,明显就是推诿责任。

    “参将大人真的不知晓吗,本官这里有不少的文连警卫员也没带就直奔我父亲的防地书,县衙和府衙的都有,参将大人是不是要看看脱光她似乎不是为了惩罚或者羞辱。”

    李知府的话语敢落,参将的脸红了,腾的站起身来了。

    “李大人这是什么意思,本将是大老粗,根本就不识字,就知道带兵打仗。”

    李知你烧香也不拣神府愣了一下,他也是气过头了,不知道对方是武将,这大明的武将,识字的人的确不多,不要说这个参将,湖广总兵左良玉也是大字不识。

    “参将大人不要生气,本官就事论事,没有注意到这些,这一叠的文书我还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苦呢!当我穿上这身迷彩服时,悉数都是城内青楼、酒楼和百姓递上来的状子,参将麾下的军士,吃饭不给钱,进入青楼不给钱,在商铺买东西同样不给钱,酒楼的伙计讨要饭钱,差点被参将麾下的军士打死,县衙巡捕房扣押闹事的军士,参将麾下的军士居然聚众前去闹事,打砸了巡捕房,强行将人带走,如此的作为,就是目无王法,本官若是将这些状子递给巡抚大人,或者是上奏到京城去刚上来时我看二层大厅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客人,怕是参将大人吃不消,左总兵也难以解释。”

    参将的脸色微微变化,不管怎么说,大明文官的地位远远高于武官,要是真惹得李知府愤怒了,人家不管不顾,就是要告到京城去,他和左良玉总兵都是吃不消的。

    “李大人,也不必如此的生气,眼看着流寇就要开始进攻襄阳府城了,兄弟们奉命来驻守襄阳府城,那可是拿着性命、提着脑袋来的,一旦流寇开始攻城,兄弟们要真刀真枪的和流寇有看笑话的拼命,如今不过是拿了一些、吃了一些,比起这玩命守城的事情来,大人觉得哪一个更加的重要啊。”

    李知府的脸色发白,他根本想不到参将会说出来这等无耻的话语,守卫襄阳府城、保护百姓的安全是这些军士的职责,否则要他们干什么,难道就是来欺压百姓的,可参将的话语里面,明显带着威胁,要是他撕破了脸面,将事情捅上去了,那么参将很有可能找到借口,带领两万大军离开,到了那个时候,流寇前来进攻,襄阳府城可能就真的守不住了。

    或许参将就是想到这一点,所以才无所顾忌的。

    李知府强压怒火,冷冷的开口了。

    “参将大学校还没有开学人的这番道理,本官是第一次听说,不知者不为罪,如此关键的时刻,本官不想追究已经过去的事情,但有一点请参将大人记住,军士的职责就是守卫城池、护卫百姓,若是以这等的理由胡作非为,怕是到了什么地方都说不通,流寇已经前往襄阳府城,本官和参将大人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守卫城池,打败流寇。”

    李知府说到这里,参将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李大人这是大人大量,本将佩服啊。”

    “这些话不用说了,本官有要求,从现在开始,请参将大人约束麾下的军士,无事就不要随意的出入军营了,这样本官也好给百姓一个交待,若是军士继续胡作非为,那本官拼着巨大的危险,也要直接到京城去辨明是非。”

    参将脸上的笑容很快消失,他想不到这位李知府如此的硬朗。

    沉默了一会之后,参将讪讪的开口了。

    “李大人可真是百姓的父母官啊,本官回去之后,一定要求军士守规矩,不过本将也有要求,这府衙供给的粮草,数量明显不足,本将麾下的军士若是吃不饱,怎么抵御流寇的进攻啊,这点还请大人考虑。”

    李知府的脸色变得铁有一些取巧青,府衙之所以没有给两万大军提供很多的粮草,是因为巡抚方孔炤大人已经在信函之中明说了,此番的征伐,军士所需要的开销,巡抚衙门已经拿出来银子,襄阳府只要稍微表示一下就可以了,想不到这个时候,参将居然讨要粮饷。

    “参将大人,难不成左总兵没有告知你吗,大军征伐的粮饷,巡抚衙门全部都已经给付了,府衙不需要承担大军的粮饷了。”

    “这个本将就不知道了,总兵大人专门吩咐了,大军的一应粮草的供给,有襄阳府衙承担,李大人说到巡抚衙门已经给了,总兵大人没有告知,本将也不敢欺骗李大人,李大人若是不相信,可以到武昌府去核实,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大军的粮草不足,怎么守卫城池啊。”

    见过无赖,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人,李知府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稍稍思考了一下,李知府知道,今日到了这样的局面,纠结粮草的事情,没有什么意思了,一切都等到战斗结束之后再说,到时候他一定会直接向朝廷告状。

    “既然参将大人不知道这件事情,本官暂时不去追究了,粮草的事宜,参将大人派遣军需官,与户科直接核算,该拿出来多少的粮饷,本官想办法也要拿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