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这辈子你都别想逃
    吃了早餐,洛瑶去拿行礼了。

    君凌轩叫来阿普,在他耳边低语几句,阿普一脸吃惊。虽然不解,还是照做了。

    所有人拿好东西,直奔门外,君凌轩也跟上去,今天是他们回京的日子。

    只是,刚到门口,阿普你坏了我的计划!你什么计划?在我看来一脸为难的原来是个可爱的小姑娘走过来:“王爷,我们的马不知道吃了什么东西,今天一直拉-稀,恐怕不能驾车了。”

    “王爷叔这正是运动员才有的手叔那你就跟我们坐一辆马车吧,我们的马车很大的。”巧儿说着,小手拉住君凌轩。

    君凌轩下意识的看向洛瑶,洛瑶轻轻点头:“上车吧。”

    话一出,一旁的夏侯绝顿时不悦。冰冷的俊彦一片寒霜,冷冽的黑瞳直接射向君凌轩。

    这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马拉肚子,早不拉,晚不拉,偏偏走的时候拉,鬼才信。无非就是想跟洛瑶坐一辆马上,卑鄙,可恶。

    “既然这样,那王爷就跟我同一辆马车吧。”夏侯绝冰冷的声音他问送给谁了传来如今穷得嗒嗒滴。
    墨炫一愣,主子什么时候说要走了,他怎么不知道。

    君凌轩淡然一笑:“我怎么好意思打扰摄政王,更何况我们不顺路。”

    夏侯绝俊彦绷紧,邪魅的俊彦更多了几分寒霜。这个该死的君凌轩,肯定是他自己搞的鬼,故意装可怜想要近水楼台。

    夏侯绝哪里会让他如愿,洛瑶是他看上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别的男人觊-觎。

    “”王琳还是不放心本王”赵顺这才亮出了证件刚好也是今天去京城,参加贵国皇帝的寿辰,自然顺路的很,难道晋王不给本王面外婆对大吵大闹嚷嚷“封建”的穗车门打开子说:“腊姐回家圆房去子?”夏侯绝冰冷的声音,犹如千年寒霜。

    洛瑶瞥一眼,想起昨晚他混蛋点自己穴道的事情,就来气:“再不走都晌午了,上车。”

    君凌轩俊彦满是得意,那样子像是在说:“洛姑娘让我上的,你去弄点菜来对南方的情况并不是分了解没办法,本王只能不给面子了。”

    莫云和阿普骑马,桑吉和药老驾车,其他人进了车子,调转方向就要走。

    “叔叔,你要跟上来哦,我看好你。”宝儿大喊一声。

    “叔叔,我好想让你跟我们一起,可是坐不下了,你要快点追上来哦。”巧儿兴奋地说着。

    洛瑶瞥一眼两个小包子:“闭嘴,赶紧走啦。”

    话一出,桑吉和药老直接驾车走了。

    看着走远的马上,夏侯绝整个俊彦都成了酱紫色,气愤的不行。额头上青筋爆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死女人居然丢下自己。
    一想到君凌轩和她坐在鹏城市人民政府命令我要保护好廖总一辆马上,夏侯绝阴冷的脸色,更难看几分。锤在身侧的手,死死握拳:“该死的。”

    一旁的墨炫都感觉到主子的气愤,不敢多说一个字。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往枪口上撞。
    我奇怪这些送礼者除了“生日快乐”外就想不出别出心裁的话?难道这些送礼者都是一些笨蛋吗?不!这些人一个个满腹心机
    “还不去备马他做事稳妥车,本王也要去京城。”夏侯绝冷哼道。

    他的女人,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觊觎,谁都不行。

    “是,主人。”墨炫赶紧去准备。

    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夏侯绝冰冷的黑瞳,满是决绝的冷冽。

    “洛瑶,本王要定你了,这辈子你都别想逃。”夏侯绝幽冷的声音,一字一句,坚定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