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高起潜的贡献
    在郑勋睿看来,登基称帝不是特别复杂的事情,毕竟郑家军的实力摆在那里,可是在周延儒、文震亨、杨廷枢、甘学阔、杨一鹏、熊文灿等大明王朝的老臣来说,这是天大的事情,郑勋睿登基称帝必须要有合法性。

    儒家思想统领中原和南方,就算是皇上和朝廷也不能够与之抗衡,这是一座压在所有人心里的大山,搬走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何况儒家思想有着很多合理的地方,礼义仁智信是对为人做人的最高层次的总结。

    李自成虽说也准备登基称帝,可绝大部分的读书人对其是不在乎的,打心眼里看不起,称呼其为流寇的地方比比皆是,恐怕李自成真的登基称帝了,也会面临极大的困难,遭到数不清的反对和讽刺,但郑勋睿不一样,绝非李自成可以比拟的。

    崇祯皇帝朱由检自缢身亡,民间就出现了传闻,说是朱由检留下了遗嘱,不过陈兆林很不安这遗嘱究竟是什么,那是绝密,不是寻常百姓可以知道的。

    不过有一件事情传开了,那就是崇祯皇帝自缢身亡之前,司礼监大太监王承恩,司礼监太监高起潜以及商贾段宗奎曾经在皇上身边,这些人应该知道皇上的遗旨。

    杨廷枢和文震亨领这点闲钱着高起潜进入文渊阁的时候,郑勋睿有些奇怪。

    皇宫里面的太监,被李自成斩杀了一些,可大部分的太监活下来了,这要感谢原司礼监太监、京营提督曹化淳,因为曹化淳打开了内城的城门,迎候李自成进入内城,故而李自成对太监没有大开杀戒。

    郑家军掌控京城之后,着力稳定京城的局势。且郑家军的秋毫无犯,让京城迅速稳定下来,郑家军的强悍。京城百信亲眼见到,内心也安请你别为难我定了很多。只不过没有人打出什么标语了,因为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写。

    稳定下来的人群,也包括皇宫的太监。

    郑勋睿没有斩杀李自成的亲眷,而是将他们转移这几个人整天游手好闲出了皇宫,放到其他的地方安置,这让太监和宫女更加的放心,人家连李自成的亲眷都不杀,更不会动他们了。

    郑勋睿对太监的感觉是奇怪的。穿越的他憎恶太监的存在,倒不是憎恨太监,而是憎恨这种让人自宫的制度,这皇上为了保证后宫的纯洁,居然让男人自宫后进入皇宫服务,这种做法缺乏人性,最终会被历史无情淘汰。

    太监不完全是坏人,历史上太监名气最大的是唐朝和明朝,为什么不用多说。

    郑勋睿肯定不会杀掉这些太监,也不会重用和相信太监。他的儿子郑瀚宇以及侄儿郑坤宇的身边,就没有一个太监。

    太监的存在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也不能够全盘推翻。准备创建一个全新王朝的郑勋睿,做每一件事情都需要认真思考,权衡利弊之后决定。

    高起潜进来之后就跪下了。

    郑勋睿看了看文震亨和杨廷枢。

    还是文震亨首先开口。

    “殿下,高公公有皇上遗诏。”

    这一下弄得郑勋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李自成攻陷京城,朱由检已经陷入到极度的恐慌之中,怎么可能留下什么遗诏,他所知道的遗诏,无非是迎娶朱由检的女儿朱徽娖。这一点朱由检倒是非常聪明,他郑勋睿迎娶了朱徽娖。就不可能对朱慈烺等人下手了。

    其实郑勋睿哪里会做那样的事情。

    文震亨和杨廷枢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郑勋睿微微点头,没有开口说话。跪在地上的高起潜开口了。

    “殿还未经历男女感情之事下,奴婢真的有皇上的遗诏。。。”

    高起潜拿出来的东西,让郑勋睿的眼睛直了,居然真的是圣旨,而且还有玉玺。

    圣旨被打开了,这是一份罪己诏,不过在罪己诏的最后,有着非常明确的话语,朱关键是不能间断由检自感能力不足,无力振兴大明王那就占有他的钱朝,唯有以死谢罪,特传位湘王、太子太师、文渊阁大学士、左都御史、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以郑勋睿为大明皇帝。

    传为话语之后,也有郑勋睿迎娶朱徽娖的话语。、

    饶是精明睿智的郑勋睿,也被惊得目瞪口呆,”红衣女孩说:“许少峰!这个名字好呀他差点就相信这道圣旨是真的。

    不过郑勋睿还没有那么好忽悠,高起潜是司礼监太监、内侍,也就等于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平常就保管着玉玺,加之皇上圣旨几乎都出自于司礼监,皇上是不会亲自动笔的,所以说伪造出来这样一份圣旨,不是很难的事情。

    郑勋睿手中有朱由检的信函,那是朱由还有那些经常光顾的乡亲们检自缢身亡前一天写出来的信函,段宗奎一直秘密收藏,郑勋睿进入京城之后才拿出来。

    这封信函,反应了朱由检最为真实的心态,其内容郑勋睿绝不会透露半个字。

    看完圣旨之后,郑勋睿没有开口说话,脸色也很是平静。

    文震亨和杨廷枢的态度就完全不一样了,有了朱由检的这份遗诏,郑勋睿登基称帝就理所当然了,没有任何问题了,而且天下读书人也不存在议论了。

    这封遗诏雪中送炭,太珍贵了。

    看见文震亨和杨廷枢的表情,郑勋睿知道,这份遗诏必须公布出去,他没有办法反对,唯有这样他这个皇帝就合法了”洋芋牡丹这才略显惊疑地问:“你亲耳听到的?你真真亮亮地听到阮家的女子给人家这么说的?阮荀真的和他家里通着信哩?一直通着信哩?”“当然是我亲耳听到的,不过还有一点,那就是大明王朝还要继续维持下去,既然是朱由检的遗诏,他郑勋睿就还是大明的皇帝。

    有些东西,郑勋睿也不能够反对,尽管他有着最为强悍的实力。

    文震亨和杨廷枢退出了文渊阁,两人小心翼翼的捧着圣旨和玉玺,这东西不能够有任何闪失,否则他们一百条命也抵不上。

    高起潜依旧跪着。

    “高起潜,你不怕死吗。”

    听到郑勋睿的这句话,高起潜瞬间明白了意思,身体颤抖,连连磕头,说不出话来。
    <特别看到女儿在那儿是自从二姑把凤姑说给了县城的人家以后br />“高起潜,你很聪明,想到了这个主意,你是想着保全朱慈烺等人的性命,不相信我是真的会保护他们,可见你还是忠心的,王承恩已经追随朱由检而去,至死都在身边,非常难得,有你们这样忠心的人,朱由检应该满足了。”<他们承包了石料和水泥br />
    “我不会杀你,更不会杀朱慈烺等人,若是依靠这些手段才能够巩固皇位和政权,那这个皇位何其的脆弱。”

    “不过你记住,一辈子守口如瓶,有些事情说出来比死还要可怕,你在皇宫中多年,明白这个道理。”

    “皇宫里面诸多事情需要打理,就由你来负责吧。”

    “我的要求不一样,你千万记住,太监绝对婚姻大事更由不得张熙晨自己做主不可以干政,否则杀无赦,我可以给你们荣华富贵,但也仅限于此。”

    “明日你就进入皇宫之中去,这些时间的折腾,想必皇宫里面也是人心惶惶,去让皇宫稳定下来,我可不想皇宫之内鸡飞狗跳。”

    高起潜只知道磕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也不敢随便开口了,眼前这位即将登基的皇上,与先皇有着太大的不同,不可能被任何人糊弄。

    差一点就覆灭的大明王朝,居然在高起潜这个不起眼的太监手里得以延续,不会有人相信,不过历史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一件小事情,就能够改变历史的走向。

    文震亨和杨廷枢等人瞬间变得喜气洋洋起来,南京六部的其他尚书,马上就要抵达京城来了,一旦六部、都察院及其他的官吏全部都上任了,就是郑勋睿登我知道了基的时刻。

    文震亨等人绝不会怀疑圣旨的合理性与合法性,这份圣旨是在先皇最后时刻写下的,而且是在郑勋睿救下了朱慈烺等人之后写下一支烟抽完的,先皇已经预感到了一切,也知道朱慈烺等人难当大任,故而传位给郑勋睿。
    叫天子也行
    南方的崛起早就震撼了朝廷,满朝文武谁不知道郑勋睿的睿智,郑家军的强悍更是让人难望其项背,或许先皇在最后时刻明白了这一切。

    再说了,先皇的这份诏,可谓是聪明何大想起了清溪河畔杀人后争吃死人尸骨的野狗绝顶,若是没有这份遗诏,朱慈烺等人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大明王朝分布在各地的诸多王爷,是不是服气也不一定,尽管这些人翻不起大浪,可小打小闹“儿子总是让人心烦。

    按照郑勋睿的要求,目前除开维护京城的稳定,还要迅速整修国子监,这里今后将成为培训七品以上官员的地方,特别是省、府、州、县的主官,包括京城的诸多官员,必须要进入国子监培训,而培训郑家军各级军官的讲武堂,也要部分迁移到京城来,郑家军所有游击将军以上的军官,以及驻扎在北方的郑家军下级军官,将在京城的讲武堂培训,其余的下级军官则在南京培训。

    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文震亨和杨廷枢等人忙的脚不沾地,兼任顺天府尹的文震亨,甚至亲自到各个设立的粥棚所在地,查看情况,杨廷枢、杨一鹏和熊文灿等人,也时常在京城里面微服私访,看看局势是不是平静下来了。

    所有人做的这一切,为的就是一件事情,让郑勋睿能够顺利的登基称帝。

    郑勋睿思考的事情更多,维持北直隶、山西以及河南等地的稳定是大事,京城主要官员的配置,以及某些官僚机构的改革也是大事,郑锦宏、杨贺与洪欣涛率领的大军征伐同样是大事。(未完待续。)